笔趣阁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段誉修仙传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 语嫣,我们一起练功吧

第七十章 语嫣,我们一起练功吧

        第71章语嫣,我们一起练功吧

        深夜。

        大理皇宫中十分安静。

        数十只灯笼高悬,明亮辉煌。

        段誉在东宫内打坐。

        王语嫣住在偏殿内。

        “咦,语嫣在练天山折梅手?”

        微微一笑,段誉迈前一步,施展缩地成寸之术,无声无息钻到偏殿。

        他抱臂而立,倚着栏杆看了一会儿。

        王语嫣洗漱过后,换了一袭宽大的丝袍,腰间一条鹅黄束涤。

        既宽松又不失曲线,别有一番妖娆。

        看了半晌,段誉这才收回目光,关注武功。

        王语嫣虽悟性极好,但天山折梅手乃是上乘武功,有三路掌法和三路擒拿法,变法繁复。

        尤其是擒拿法讲究缠绕,一人独练十分苦涩,往往事倍功半。

        “语嫣,我们一起练吧!”

        段誉忽然一动,出现在她面前,伸手探来。

        王语嫣一怔之后,迅速做出反应。

        两人各使天山折梅手对攻。

        只有招式,没有内力。

        段誉手腕一抖,幻出一团手影,拿她的手腕。

        王语嫣急忙变招,右掌倾斜,指尖刺向段誉手腕。

        段誉又一变向,绕开指尖,往下压腕点向她膻中穴。

        王语嫣玉脸绯红,紧抿着嘴,继续变招,应对这招下流式。

        双影闪动,两人你来我往,在方寸之间辗转腾挪。

        手上招式精妙,拆的难舍难分。

        白袍款款而动,王语嫣柳腰纤细,身姿傲拔,仿佛花枝摇曳,展现着令人目眩神迷的曼妙风姿。

        数十招后,段誉一个反擒拿,趁势抓住她的手。

        小手温脂软玉一般,凉沁沁的,握着很舒服。

        王语嫣红着脸白了他一眼,轻轻挣了两下。

        见挣不脱,便不再挣扎。

        “干什么呢?”

        王语嫣低着头,一抹粉红涌上她优美的雪颈。

        此刻,她艳若桃李,一双眸子似能流出水来,媚态惊人,段誉不由怦然心动。

        王语嫣在旁人面前,清冷如冰,拒人于千里之外。

        但在段誉面前却是巧笑嫣然,娇美动人。

        真是判若两人。

        “语嫣,我教你功夫吧!”段誉微笑着,压抑着翻涌的气血。

        “你都已经教了我八门武功了,还要教什么?”

        “一门从未见过的武功!”

        “是逍遥派的武功么?”

        “不是,是能够让人逍遥的武功。”

        “啊?这么神奇呀?那你施展给我瞧瞧。”

        “我一人无法施展,必须两人合力才行。”

        “和天山折梅手一样,需要两人一起练吗?”

        “是的语嫣,我们一起来吧!”

        “好啊!”王语嫣一双眸子流光溢彩,仿佛抹了一层酥油。

        段誉伸手一揽,搂她入怀。

        热情如炽,轻轻低下头,顿时香气扑鼻而来。

        “唔段郎,你骗我!”

        王语嫣身子一颤,如受惊的小鹿,玉腮酡红,娇艳欲滴。

        此时她方才知道段誉所说的武功,不是寻常武功。

        “段郎……”轻轻推了推,想要脱离段誉怀抱。

        段誉一用力,将她横抱怀中,转身大步向里走去。

        王语嫣抬头,与段誉灼灼目光相撞。

        修长的睫毛轻轻颤动,柔弱惹人怜惜。

        “段郎.门还没关呢?”

        王语嫣身子一紧,明眸看他,羞红过耳,声若游丝。

        段誉头也不回,随手一掌拍向殿门。

        正是淳哥所传的五罗轻烟掌。

        吱呀一声,房门悠悠合上,烛光熄灭。

        随即,殿内传来阵阵不同寻常的声音,婉转悠扬,如泣如诉……

        内中详情,不足为外人道也。

        第二天,日上三竿。

        “语嫣,你醒啦?”

        “段郎……”

        王语嫣悠悠醒来,正碰上段誉带着笑的目光。

        玉脸唰的一下红透了,目光躲闪,不敢看他。

        想起昨夜二人练功的场景,更觉没脸见人。

        “呀!”

        她想起身,却眉头轻蹙,只觉浑身无力。

        见她这副样子,段誉小心问道:“是我昨夜用力太重了吗?“

        王语嫣闷闷的“嗯“了一声。

        “你注意休息,试着用内力化解疼痛。”段誉声音温柔,轻轻笑道。

        王语嫣红着脸,轻轻点头,心中甜蜜。

        “段郎,你会对我负责吗?”

        “那是自然。”

        段誉笑了笑,女人交出第一次后,总会问这么一句。

        习武就是好,尤其是内力深厚的人,王语嫣调息片刻,便用小无相功化解了全身酸痛。

        “段郎,我好了。”

        “那我再坐一会儿,陪你说说话。”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屋里的空气泛着一缕缕柔情蜜意。

        说着话功夫,二人不禁又开始讨论武功,互相切磋起来。

        段誉先用一招龙爪手想要将她制住。

        王语嫣一个旋风腿,将他锁住。

        王语嫣迅速施展雾锁长江,企图防御。

        二人招招凶险,令殿外侍奉的宫女们唏嘘不已。

        随后的几日功夫,二人少不了切磋。

        白日里,段誉带着王语嫣离开大理城,遇山游山,见水看水。

        二人抛开一切,尽情的游山玩水,逍遥自在,享受着美妙时光。

        有时情到深处,再次切磋武功。

        他们有时在苍山之顶,有时在洱水之畔,悠然自在,不亦乐乎。

        直到半个月后,钟灵和木婉清的到来,才终结了二人的华山论剑。

        这一日。

        段誉身着一袭黄衫,王语嫣则月白襦裙,袅袅娜娜,秀发盘起,挽着玉钗,风华绝代。

        二人携手在御花园中赏花喝茶。

        “大哥!”

        钟灵和木婉清来了。

        段誉目光柔和,呵呵笑道:“灵儿,婉妹,你们怎么来啦?”

        钟灵小嘴一嘟,哼道:“大哥,你是不是不想咱们来呀?!”

        段誉站到二人中间,一边搂一个,笑道:“我是奇怪,你们在万劫谷不玩得好好的,为何忽然回来了?”

        钟灵一身鹅黄罗衫,娇俏秀美,明眸眯起来,笑嘻嘻的道:“我与木姐姐玩够啦,一块儿回来看看你和大嫂的!”

        段誉眉毛一挑,神情讶然,莫非二人想通了?

        钟灵心态还好,很快便接受了现实。

        但木婉清就不行了。

        似乎想到了当初段誉左拥右抱的许诺场面,她脸色顿时冷下来,朝王语嫣那边看一眼,目光冷冽。

        好在她没做出出格的事。

        毕竟她和钟灵现在的身份是段誉的妹妹。

        王语嫣是她们嫂子。

        这就很妙了。

        段誉笑了笑,道:“来来,都随我进屋,咱们四个一起打扑克!”

        “打扑克?”钟灵明眸睁大,疑惑的歪歪头,又看了看王语嫣:“是你平日和大嫂玩的游戏吗?”

        “对呀,很好玩的,快来一起吧!”段誉道。

        钟灵点头,拉着木婉清往里走:“木姐姐,我们先打扑克,等一会儿再找大哥算帐!”

        木婉清轻哼一声,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看段誉,往里走去。

        ……

        “啪!”

        “大王!”

        钟灵抽出一张牌,甩在桌上,露出得意的笑。

        木婉清放下扑克,拿起一串葡萄,道:“听说九五初五在少室山举行武林大会,这都九月初一了,你们这是不打算参加了吗?”

        她声音清脆娇嫩,语气却冷冰冰的,故意拖延到现在才提醒段誉。

        “还有五天呢,急什么?”段誉淡然一笑。

        木婉清哼声道:“从大理到少室山,何止千里,五天时间你连大理都出不去。”

        段誉笑了笑,没有与她理论。

        待又玩了三局后,这才道:“语嫣,时间不早了,咱们出发去少室山?”

        “嗯,走吧。”王语嫣应道。

        不一会儿,受到段誉御兽诀召唤的黑雕降临在大理皇宫。

        引起了宫内一阵惊慌。

        守卫皇宫的禁军卫士集体出动,被段誉传声喝退。

        “这雕,可真大呀!”

        见段誉和王语嫣跳上大雕,钟灵忙道:“大哥,我也想坐上去!”

        “乖,听话在家,下回再带你们飞。”段誉冲她摆摆手,温声道。

        心说带你们又不能空震,这不纯纯添乱吗?

        “大哥!”

        黑雕冲上云霄,唯见钟灵的声音渐远渐弱。

        ……

        傍晚,段正淳设家宴款待两个女儿。

        见木婉清拉着个脸,他柔声道:“婉儿怎么了?可是遇到了不开心的事?”

        “是大哥偏心!”钟灵撅着小嘴道。

        她开始跟段正淳抱怨段誉没带她们去参加少室山武林大会。

        木婉清也冷着脸道:“他真偏心,只带了王姑娘!”

        听她这么一说,段正淳笑道:“王姑娘是太子妃,是你们的嫂子,你们是公主,誉儿自然要带着太子妃前去。”

        “什么太子妃,她自小在曼陀山庄长大,有那姓王的毒妇母亲,能当什么太子妃。”木婉清冷冷道。

        “你说王姑娘家住太湖曼陀山庄?她母亲是那王夫人?”

        段正淳脸色勃然巨变:“婉儿你说清楚了!”

        “是啊,她没告诉你吗?”

        别人不知道王语嫣家在何处,木婉清却是清楚。

        当初她和秦红棉潜入曼陀山庄刺杀王夫人,细细打探过王家的情况。

        只是木婉清一直不清楚王夫人与段正淳的关系。

        秦红棉从没告诉她,只是说是自己仇人,见面就得杀。

        木婉清以为王家与母亲是世仇,故而一直针对王语嫣,甚至有几次暗中出手,不料被王语嫣轻松躲过。

        “誉儿呢?快让他回来!”段正淳急急道。

        钟灵道:“大哥已经和大嫂坐着大雕飞走了。”

        “哎呀,真是冤孽!”

        段正淳一拍桌子,人都麻了。

        他是万万没想到,自己一手调教儿子泡妞,竟然泡到自己闺女身上了!

        “好啊段正淳!”

        在幕后偷听的刀白凤跳了出来。

        她指着段正淳恨恨道:“瞧你干的这些缺德事!如今报到自己身上了吧?”

        刀白凤嘴上这般说,实则内心毫无波澜。

        她只是单纯的恨段正淳沾花惹草,惹出这么多风流债来。

        “凤凰儿,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段正淳急道:“当务之急是速派人前去,与誉儿说清楚,万不能让他们酿成大错!”

        说着,他命人传下旨意,取消原定的太子大婚一切事宜。

        “你放心,酿不成大错!”

        刀白凤却阻止了传旨之人,坚决不同意取消大婚大典。

        二人为此争吵起来。

        段正淳纵横情场多年,一下子听出了不同寻常的味道。

        他愣愣看向刀白凤:“凤凰儿,你是不是有重要的事情瞒着我?”

        ……

        这几章主要是针对段誉伦理剧情的复杂形势,作出突破性解决。

        一堆妹妹,还得撮合他们四人大被同眠,太难了,只能这样处理。

        接下来少室山武林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