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精灵:从异色拉鲁拉丝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三章 酒与极光与篝火(二合一!求追读!)

第七十三章 酒与极光与篝火(二合一!求追读!)

        许浅素出现在此地并不意外,他们经由奇鲁莉安对莫绯的时刻观测,找到了密道,却也得知了莫绯正在快速移动。

        他们选择了分头行动。

        由逐电犬载着许浅素与君莎从地上提前找到密道的出口,守株待兔。

        逐电犬的速度加上奇鲁莉安的精神力,确定了方向,又可以与莫绯实时的位置变动相参照,找到隐秘的洞口并不难。

        玛俐则进入密道,直接拦截他的退路,确保万无一失。

        玛俐来至地下空洞,望着心脏中枪,已经没了生息的男人。

        她蹲下身子,捡起已被破坏得不成样子的表盘,猜测着男人的身份。

        “幕后掌控者……被莫绯所杀?”她瞥了一眼男人面上惊骇的神色,便移开视线,望着唯一一条通道。

        “莫鲁贝可,扒手猫,来。”玛俐直接骑上摩托,戴上头盔,宛若意气风发,巾帼不让须眉的女骑士。

        莫鲁贝可与扒手猫爬上摩托。

        旋即引擎的轰鸣声骤然响起,摩托载着玛俐,风驰电掣地驶向了隧道。

        不出片刻,眼前便传来光亮,她微微眯了眯美眸,一拧把手,加快速度,直接冲出隧道。

        旋即一记帅气的漂移刹车,扬起阵阵雪雾。

        “咳咳咳……没想到玛俐小姐还有这种才能。”

        玛俐卸下头盔,坐在摩托上,伸手撩过乌黑的秀发,偏头看去。

        许浅素挥手驱散雪雾,走至她的面前。

        玛俐朝四周望去,“莫绯和君莎小姐呢?”

        此地,只剩下了许浅素与奇鲁莉安。

        “君莎小姐已经去木杆镇安排莫绯的牢狱生涯了……”许浅素饶有兴趣地伸手在摩托上摸了摸,旋即又指了指天空,口中回答道,“而莫绯则是让一只喷火龙的训练家带着离开了此地。”

        “离开?”玛俐黛眉微挑,看向许浅素,有些惊讶道:“你放过他了?”

        许浅素抿嘴一笑,“无论他的本意如何,他做的事情也不会有任何改变……不过玛俐小姐你知道,我一向是一个个人利益大于集体利益的自私的人,所以我向他收取了相当程度的报酬,才饶了他一命。”

        玛俐对许浅素的自我评价不置可否,也不对许浅素的选择做任何评价,而是打量了他一眼,随意问道,“你收了多少钱?”

        许浅素卸下背包,拉开拉链,在扒手猫与莫鲁贝可好奇的眼光中,取出了……一瓶葡萄酒。

        “酒?”玛俐微微一怔,她樱唇微抿,语气难得带上了一丝不可置信,“一瓶酒,就换了他一命?”

        晚风徐徐,清冷的月光垂落。

        许浅素接着拿出两个杯子,眼里带着笑意看向玛俐,轻笑道:“雪中对饮,可谓一等一的浪漫,曾有两位骑马的汉子就是这般做的。”

        许浅素打开酒塞,深红的酒液缓缓没入杯中。

        玛俐浅绿色的美眸怔怔望着摇曳的深红酒液。

        许愿星,手枪,雪妖女的信,冰制小舟与美纳斯,地下研究所内暴走的宝可梦们,地下空洞的无名男尸,以及倚着门扉,目送许浅素的莫绯夫人,这些画面宛若相片般于猩红似血的酒液中交错而过。

        最终,她眼前的画面,化为了许浅素带着笑意的眸子。

        “喝一点?”他柔声问。

        玛俐默默地接过杯子,旋即斜视了他一眼,“为什么而喝?”

        “敬……触网而弹起的网球怎么样?”

        “胡说八道。”

        “那谁也不敬,只敬我们自己……一杯敬相逢。”

        啪。

        清脆的酒杯碰撞声清澈而醉人,月光洒进酒液,许浅素仰头喝下。

        偏头望去,玛俐也小口小口喝完了酒液。

        “两杯敬相知。”

        再倒一点,酒杯相碰,许浅素再次一饮而尽。

        两杯饮尽,玛俐雪白的俏脸却已经有了几分红润,澄澈的浅绿色眸子带上几分莫名的水光,在莹莹的月光下,煞是好看。

        “三杯本该敬相别离,但我想象不出玛俐小姐离开我的画面,便不喝了。”

        许浅素轻轻一笑,从玛俐的手上拿过酒杯,将葡萄酒盖上,一同塞进背包。

        “舍不得我?”玛俐黛眉微挑,偏头问道。

        “舍不得。”

        许浅素过快的回答让玛俐微微一怔,她挽了挽耳边碎发,戴上头盔,声音从头盔内响起,闷闷的让人听不出其中蕴含的情绪。

        “回去吧。”

        许浅素微微点头,随后向后探去,捏住扒手猫的后脖颈把她提起来,与她不服气的翠绿色猫瞳对视。

        “恰!?”

        “恰什么恰?你一只猫喝什么酒?”

        却是扒手猫已经爬到他的背后,打算钻进背包尝尝酒味。

        奇鲁莉安点着下巴,望着许浅素的背包。

        她也想尝尝看的。

        许浅素从摩托车的后座上拿起头盔戴上,点了点玛俐的头盔,“你喝了酒,就别骑摩托了,我来。”

        “你难道没喝?”

        “我有奇鲁莉安的念力保底。”

        无论是谁骑摩托,真要发生什么,奇鲁莉安都会保底。

        但此刻玛俐也懒得和许浅素争。

        她向后靠了靠。

        许浅素坐上摩托,按了个按钮,随着一阵齿轮变动声,这摩托便成了雪地摩托。

        宝可梦世界的黑科技。

        玛俐一手扶着座椅,一手扶着许浅素的肩膀,扒手猫与莫鲁贝可坐在两人中间,奇鲁莉安靠在许浅素的怀中。

        嗡——

        许浅素捏了捏奇鲁莉安的小脸,旋即发动引擎,雪地摩托载着他们,朝着木杆镇疾驰而去。

        木杆镇内的警局,莫绯将自己的所知全盘托出,毫无保留。

        关于如何定罪,还需讨论。

        “终身监禁吧,有功不假,但掩盖不了他助纣为虐的事实。”君莎小姐淡淡道。

        “这……”警局的一众高层犯了难,这怎么判,可不是他们说了算,是有专门的司法程序的。

        但君莎小姐身份特殊,他们也犯不着为了一个毫无关系的人反驳。

        “属下带他去监狱。”一位警官道。

        “不用,我带他去。”君莎小姐微微摇头,将莫绯带上警车,直接驾车离去。

        “那是监狱的方向吗?”一人问道。

        “好像不是……”

        “啊这……”

        “君莎小姐的事,少问!”

        “是!”

        ……

        “君莎小姐,这是?”莫绯的伤势已经被处理过了,他此刻靠在后座,低声问道。

        “终身监禁不假,只是……”君莎小姐响起了许浅素对她的嘱托,轻声道:“我来决定地点。”

        月光似水,华灯初上。

        警车停下,莫绯下车,望着不远处的房子,不可置信地望着君莎。

        “终身监禁,你的下半生,不得离开那里一步,我们会派人监视你的。”君莎淡淡说完,便坐进警车,直接离去,丝毫不怕莫绯潜逃。

        莫绯会逃吗?

        不会。

        他的身体虚弱无力,不时传来一股剧痛,但他却是带着急促的步伐,朝着老旧普通的房子走去。

        虽然已经物是人非,今非昔比,但他相信,还有一個人正在那里等待着他,等着他回来。

        莫绯站在门前,从内衫衣襟里小心翼翼地取出一枚钥匙。

        他颤抖着手,缓缓将其插进钥匙孔。

        严丝合缝。

        莫绯咽了口唾沫,手腕微微用力。

        咔嚓————

        门扉轻启的声音惊动了里面的人,她好似猜到了什么,偏头看来。

        两人对上了视线。

        莫绯释然了。

        他曾踌躇满志,满心澎湃,少年气地以为自己能够拥有全世界。

        如今被困了十五年与社会近乎脱节,做了数不清的违背良心的事。

        地位一转直下,从一个意气风发的年轻研究员成为永生不得离开房门半步的囚徒。

        财富,权力,社会地位……他什么都没有了。

        但此刻,他却笑了,因为他知道,他才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即使他失去了一切,这个人依然会在他的身旁,一直守候着他。

        云消雾散,夜色凄清。

        雪地摩托在沐光森林穿行而过,在身后留下两条深深的车辙。

        虚幻绚丽的极光缓缓于星空浮现,为上下一白的沐光森林染上几分绿意。

        奇鲁莉安靠在许浅素的怀中,雪地摩托疾驰而过的晚风拂在脸上。

        她仰首望着星空上的极光,忽的想起了自己进化时做的梦。

        她仰起脸儿,自下而上,望着自己的训练家,随后不满地嘟起嘴巴。

        戴着头盔,看不清脸……

        只能看到乌黑的头盔上微微反射出极光的样子……

        头盔微微垂下,许浅素的声线从内里闷闷传来。

        “挺漂亮的。”

        “莉安?(什么漂亮?)”

        “极光。”

        奇鲁莉安一怔,心尖儿暮地感到一股窃喜,她往许浅素的怀里又拱了拱。

        “啾啦~”忽的,一道有些熟悉的声线从不远处响起。

        许浅素偏头望去,却是一只……迷唇姐从一颗树后探出身子。

        “莉安!?”奇鲁莉安大惊,手儿下意识就浮现出了一抹火光,这不会又是来抢训练家的吧?

        许浅素停下雪地摩托,捏了捏奇鲁莉安的小脸,示意她不用紧张。

        “怎么了?”玛俐黛眉微蹙,问道。

        “这一只……”许浅素打量着不远处的迷唇姐,琢磨了会儿,道:“不会是被我们抓去送给哈斯科布的那只吧?”

        玛俐微怔,凝神望去。

        宝可梦虽有族群,但还是有个体差异的。

        她打量片刻,确定了这就是那只迷唇姐无疑。

        “它趁乱从地下研究所逃出来了?”玛俐喃喃自语。

        这只迷唇姐落在哈斯科布的手上,自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多半,也就是被送到了地下研究所。

        毕竟迷唇姐属于罕见的宝可梦,想必是不可多得的实验素材……

        “啾啦~”这只迷唇姐的身上有些伤,但心情不知为何却是很好,面对间接将她送去地下研究所的许浅素与玛俐,伸手勾了勾,示意他们跟上来。

        “……跟上去吧。”

        许浅素发动引擎,缓缓跟在迷唇姐的身后。

        不出片刻,它便带着众人来至一处明显被开垦出来的空地上。

        沙沙————

        许浅素与玛俐下了摩托,踩在雪上,摘下头盔,偏头望去。

        一大堆的树木被集中一处,点燃,成为简易版的篝火。

        月光盈盈,自天垂落。

        各式各样的宝可梦在篝火前欢呼雀跃,好似是在……嗯……跳舞?

        穿山鼠,拉达,六尾,小磁怪,雷电兽,雪童子,迷唇姐等等宝可梦,不一而足,还有几只皮丘与皮卡丘……

        有些身上带伤,或许……是刚从地下研究所逃出来?

        “啾啦~”迷唇姐仿佛在对两人说,‘请自便’,便走到篝火前,跟着一众种族不一的宝可梦一起手舞足蹈。

        舞姿自然算不得好看。

        却是浑然天成,自然而然,并不让人感到尴尬。

        它们发自内心对自己能逃出来感到欣喜,为此放下族群的不同与偏见,一同庆祝。

        充斥着自然的美感。

        咔嚓————

        篝火内,火柴溅起些许火星。

        “它是在……邀请我们跳舞?”许浅素猜测地问道。

        玛俐轻轻点头,斜视了许浅素一眼。

        “莉安安~”奇鲁莉安仰起脸儿,琥珀色的大眼睛水盈盈地望着许浅素。

        她想和许浅素跳舞。

        许浅素哑然失笑,微微上前几步,俯下身子,牵起奇鲁莉安的手儿。

        奇鲁莉安笑了。

        她宛若优雅的舞者,步伐宛若蝴蝶,翩然起舞。

        许浅素笨拙地跟着她,全靠奇鲁莉安主动,他只管轻轻配合。

        莫鲁贝可与扒手猫也仰首望向玛俐。

        没心没肺也好,傲慢贵气也罢,她们此刻只想和自己的训练家亲近。

        玛俐没说话,挽了挽耳边的碎发,伸出白白嫩嫩的手儿牵起自己两只宝可梦。

        许浅素微微举起手,奇鲁莉安优雅地转了个圈。

        舞姿完毕,许浅素又放出小袋兽,轮着跳舞。

        随后,他又牵起扒手猫粉嫩的小爪子。

        扒手猫宛若高贵凛然的女王,仰起脸儿,仿佛是说‘给你一个机会’似的。

        玛俐则牵起了奇鲁莉安与小袋兽的手。

        至于莫鲁贝可,它玩累了,坐在地上,正吃着一大袋精灵食物。

        几只皮丘小跑过来。

        “皮皮丘~”

        “莫~鲁贝。”莫鲁贝可将一大袋精灵食物倒在地上,与它们分享。

        最后,许浅素与玛俐对上了视线。

        许浅素轻咳一声,从背包里取出一张黑紫色的舞会邀请卷,含笑问道,“不知道玛俐小姐能否赏脸?”

        “哈斯科布给的那张?你不是要卖掉吗?”玛俐黛眉微挑。

        “请玛俐小姐体谅一下我想邀请却又不敢邀请,只好将其藏着捏着的纯情的少年心。”

        玛俐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许浅素是什么意思。

        他原本就打算在临近年关的时候,邀请玛俐一起去参加舞会。

        意识到这点,让她不禁轻笑了起来。

        不再是用手指勾着嘴角,也不是讥讽的笑,浅浅的笑,而是发自内心的,单纯感到轻快的笑容。

        她向许浅素伸出自己白嫩的小手,轻轻颔首。

        许浅素眨了眨眼睛,反而做出拒绝的姿态,“我梦中出现多次的场景突然就这么要实现了?”

        玛俐收回手儿,却又被许浅素轻轻抓住。

        入手冰凉滑腻,柔若无骨。

        “判断局势,抓住时机,是训练家的必备功课。”许浅素轻笑一声,道。

        玛俐斜视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咔嚓————

        空地中心的篝火燃起淡淡的火星,洒向空中。

        (第一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