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精灵:从异色拉鲁拉丝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章 血债血偿(求追读!)

第五十三章 血债血偿(求追读!)

        泥偶小人于玛俐的身后现出身形,掌中阴冷的幽灵系能量化作一抹锋锐的紫刃,朝着玛俐的后心直刺而去。

        任务失败,位置暴露,青年是要围魏救赵来为自己换取一丝生机!?

        居然有一只幽灵系宝可梦一直潜伏在周围!

        许浅素心底一沉,“奇鲁莉安!”

        “恰!”电光石火间,却是扒手猫的反应最为快速,猛地跃起,暗影爪赫然刺向泥偶小人。

        但泥偶小人却是全然不在意,任由两倍克制的暗影爪在身上划出伤口,掌中紫刃带着骇人的威势径直落下。

        这只泥偶小人的特性是无防守!

        即自己的攻击不会被敌方技能打断……放在现实中,算不上是多强的特性,但在此刻,却是最棘手的。

        不能打断……莫鲁贝可眼眸一凝,身体先意识前做出反应,紧跟着扒手猫跃起,终究是它与玛俐的距离最近,且泥偶巨人的速度不快,终于险而又险地挡在玛俐背后。

        砰!

        潜灵奇袭正中莫鲁贝可,旋即倒飞而去的莫鲁贝可又砸在玛俐的背后。

        玛俐面色一白,紧紧抿着的唇角泛起血丝,身形微晃。

        “恰!”扒手猫瞳孔一缩,发出一声极为尖锐的声响,暗影爪赫然壮大三分,径直刺入泥偶小人的腹部,将其按在地上。

        奇鲁莉安的火焰拳紧随其后,猛地砸在泥偶巨人的脑袋上,地面顿时开裂。

        许浅素猛地上前几步将玛俐搂在怀中。

        玛俐咳嗽了两声,精致的俏脸有些苍白,她瞥了许浅素一眼,“小伤而已,瞧你急的。”

        以莫鲁贝可的实力,早便卸去了一部分力道,被间接伤害的玛俐,确实受伤不重。

        许浅素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咔嚓————

        在奇鲁莉安的注意被泥偶小人吸引,念力有所减弱的此刻,青年猛地从怀中掏出一把……手枪!

        保险被打开的声响细微,却是传遍了所有人的耳中。

        青年狰狞一笑,毫不犹豫便扣动了扳机。

        虽然此刻是逃跑的时机……却也是直接杀死许浅素的战机!

        青年选择了后者。

        砰!

        枪口的橙黄火焰于天地一白的世界闪耀,凶弹骇然射出,转瞬掠过百米距离,朝着许浅素的额头径直袭来。

        青年的表情愈发狰狞得意。

        嗡!

        一层水波般的念力屏障忽的于许浅素身旁浮现,子弹宛若射进橡胶,又似被无数丝线紧紧缠绕,距许浅素的太阳穴不过寸许处停下,旋即掉落雪中,滚烫温度融化了点点积雪。

        青年的表情忽然一僵。

        许浅素微微抬眼,看向青年,语气平静,“奇鲁莉安对我的安危最为上心……无论局势如何变化,她也绝不会将注意力从我的身上移开。”

        “开什么玩笑!”许浅素话音未落,青年就已经要再次扣动扳机。

        但他不会用有那个机会了。

        咔嚓——

        却见他的胳膊瞬间被扭曲成一个极为诡异的弧度,白骨森森,血光飞溅,漆黑的手枪落在雪中,旋即又被大量喷洒的鲜血染红。

        青年一愣,瞳孔猛地一缩,正要惨叫出声,却见一股念力将他的嘴巴牢牢封住,半点声音也发不出,只得在地上不断打滚。

        莫名的有几分诡异惊悚之感。

        “莉安。”奇鲁莉安缓缓起身,收回印在泥偶小人脸上的手,眼中泛起蓝芒,冷冷地望着青年。

        “恰?”扒手猫瞥向地面,微微偏头,旋即猛地将爪子探向雪中,地面龟裂,下一瞬,一只穿山鼠便被她从地中硬生生地拔了出来。

        穿山鼠正欲用挖洞偷袭,忽然被揪出地面,还未反应过来,扒手猫又猛地按住它的脑袋,旋即把它砸进地里。

        砰!大地震颤,雪雾飞溅。

        这不是技能,但扒手猫强悍的力道,还是让穿山甲直接失去了意识。

        自己的训练家在自己眼前受伤,扒手猫已经气得快要失去理智了。

        但有人,比她更愤怒。

        许浅素看了怀中的玛俐一眼。

        “还不快放开我,”玛俐抿了抿樱唇,移开视线,望向满地打滚的青年,道:“可别杀了他,否则就失去线索了。”

        许浅素只是道:“我心里有数。”

        旋即轻轻将玛俐放下,长身而起,朝青年走去。

        玛俐坐在雪中,望向许浅素的背影,抿了抿唇,素手挽了挽耳边发丝。

        许浅素弯腰捡起手枪,却见在他触碰到手枪前,一股念力将其上鲜血尽数抹去。

        许浅素说得没错,自许浅素受伤多次后,奇鲁莉安的注意力,一刻都不曾从许浅素的身上移开过。

        他拿着手枪,自上而下俯视着青年。

        奇鲁莉安收回青年嘴上的念力。

        “你,你不能杀我!我有你需要的情报!而且你身为联盟注册训练家,随意杀人无异犯罪,不仅会进监狱,还会取消你训练家的身份!”

        青年一开口便是求饶,毫无方才的狰狞之意。

        许浅素闻言,微微偏头,眼神淡漠,“目的是抓捕我的拉鲁拉丝……以及小袋兽,看来你boss的情报部门不错。”

        异色拉鲁拉丝与小袋兽的诱惑,已经大到足以让他们对玛俐出手……或者说,他们自认为,只要手脚干净些,就不会被联盟追查到,又或者,他们本就在联盟有人。

        无论他们出手的底气是什么,此刻刺杀,已是现实。

        青年面容一僵,旋即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我可以为你带路,告诉你他的消息,我只是被他雇佣而来的!只是个打工的!”

        “哈斯·科布。”许浅素冷冷地吐出一个名字。

        青年惊骇抬头,旋即连连摇头,双足在雪面上不住挣扎,身形向后挪去,“你怎么可能知道!?”

        许浅素笑了起来,俊美的脸庞,笑容冰冷,“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为了让伱绝望死去。”

        “你可是联盟注册训练家啊!你不能杀……”

        砰。

        枪响清脆,血液飞溅,雪地渐红。

        许浅素瞥了失去生息的青年一眼,便将手枪收起,走至玛俐的身边,将她横腰抱起。

        玛俐仰起脸儿看了他一会儿,旋即又闭上眼睛,好似累了,轻声问道:“你怎么知道?”

        “她的记忆被篡改过,”许浅素看了眼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温婉女子,“奇鲁莉安将她被篡改记忆的前后画面通过念力传输到我的脑海,那人……”

        “正是《舞啊舞啊舞》的任务发起者。”

        宝可梦中心,乔伊小姐与爱管侍将玛俐与莫鲁贝可送进医务室。

        莫鲁贝可的伤势不太重,但玛俐却不是口中所说的那般轻松。

        幽灵系的能量不详而妖异,宛若诅咒,其通过莫鲁贝可,一部分进入了玛俐的体内。

        对宝可梦自是无碍,但对人类而言,就不是那么容易承受了。

        需要住几天院才能将其清理干净。

        温婉女子的记忆被篡改,可能对大脑造成一定损伤,也需静养。

        许浅素安顿好玛俐与温婉女子后,便起身来到宝可梦大厅的通讯装置前。

        他打了一通电话后,正欲离开,却见不知何时,扒手猫已经站在他的腿边,手里抱着一颗精灵球。

        “恰~”她还是那副高傲优雅,谁也不放在眼里的姿态。

        许浅素蹲下捏了捏她的小脸,这次扒手猫没有再做出拒绝的姿态,反而眼眸微微眯起,极为享受的模样。

        他笑了笑,拿起扒手猫怀中的精灵球,将她收起来,旋即推开大门,离开了宝可梦中心。

        嗡。

        口袋中传来震动感,却是黛尔·乔伊小姐打来了电话。

        “乔伊小姐?”

        “事情我已经听姐姐说过的,你有没有受伤?”

        许浅素一边和乔伊小姐通话,一边打开手机地图,辨认方位。

        “乔伊小姐对我这么温柔,若是我喜欢上你怎么办?”许浅素走向地铁站。

        “胡说八道,当心玛俐教训你。”

        “实不相瞒,乔伊小姐长相甜美,性子温柔,我没什么追求,平生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娶一位贤惠的妻子,与她养几只可爱的宝可梦,共度一生……而且乔伊小姐还是宝可梦中心的院长,是个小富婆,更完美了。”

        许浅素走至地铁站门口,瞧见安检,忽然停下脚步,摸了摸自己的后腰,转身离去。

        “瞧你那点出息。”乔伊小姐的语气带上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许浅素踏在雪上,穿街过巷,没有回话。

        “……你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告诉我好吗,不用客气。”

        过了片刻,乔伊小姐又说。

        “早知道当初离开翠雪镇的时候向乔伊小姐借200万,再要一只爱管侍的精灵蛋了。”

        “你倒是给我客气一点啊!”

        说完,两人又不约而同笑了起来。

        “你的周围有点吵,是在外面吗?”

        许浅素偏头望向前方车水马龙的马路,轻声嗯了一下。

        “打算给玛俐买些慰问品?”

        “不是。”许浅素望向马路对面,一座占地不小,极为豪华的建筑。

        科布宝可梦对战俱乐部几個烫金大字甚是显眼。

        他说:

        “大丈夫不留隔夜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