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精灵:从异色拉鲁拉丝开始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翠雪(二合一)

第十五章 翠雪(二合一)

        一条小巷,寒风吹起丝丝雪雾,巷外的袋兽与翠雪镇的居民热火朝天,巷子内昏暗寒冷,只有一人,两只宝可梦。

        滴答,滴答……

        血液顺着男人的额头,嘴角,手臂指尖滴在雪地中,他佝偻着腰,扶着墙壁,一步步向前挪动,身体宛若画笔,于雪地中擦出一条长长的血线。

        他乔庄打扮的工作服满是尘土血迹,头发杂乱不堪,混着血水,贴在脸上。

        拉鲁拉丝饱含杀意的火焰拳,威力比他想象中还要大不少,以人类的身体素质,根本接不得。

        “芙嗑~”

        “偷,偷儿……”

        大颚蚁与偷儿狐担忧地望着男人,大颚蚁还好,但偷儿狐的状态也没有比男人好多少,柔软的腹部被拉鲁拉丝两记火焰拳正面命中,已经伤及了内脏,还能强撑着不晕过去,已经是意志极为坚韧的结果了。

        “芙嗑!?”

        就在此时,大颚蚁忽然一扭头,猛地跃起挡在男人身前。

        砰!

        却见一只闪着金属光泽的铁拳赫然砸在大颚蚁的身体上,把它嵌入墙壁,裂痕宛若蛛网。

        男人一怔,向前扑去,下意识将摔落的大颚蚁抱进怀中,失去支撑,虚弱不堪的他直接摔在雪地上。

        “偷儿!”偷儿狐一个激灵,尾巴紧紧伏在雪面上,四肢拱起,因为脱臼的嘴巴,舌头露在外面,但还是从喉咙里发出威胁的声音。

        “哦?没想到你区区一个偷猎者,倒是有两只挺忠心的宝可梦嘛~”戏谑的声音,带着玩弄猎物的语气。

        仅仅一击,大颚蚁就失去了意识……男人忍着剧痛,取出精灵球先将大颚蚁收回去,单是这个举动就让他喘了好几口气,疼得冷汗直流。

        他抬眼自下而上看去,却是一位黑袍人踏雪而来,将仅有的一丝阳光遮住,一只通体红色,直立行走,有着两只粗壮钳子的宝可梦跟在他身旁。

        巨钳螳螂!

        “我的来意你也知道,把许愿星交出来吧。”黑袍人用着居高临下,不容置疑的口吻淡淡开口,仿佛只要是他的意愿,任何人都不容拒绝。

        果然追来了。

        男人趴在雪中,裸露的一只眼睛死死盯着黑袍人。

        如果他交出许愿星,黑袍人会放过他吗?

        他不清楚。

        但事到如今,这种事情已经无所谓了。

        他的身体他了解,身受重伤,已经没有活路。

        就如他杀的那些人一样。

        但这不代表,他就可以任人拿捏!

        男人抓起一把雪猛地朝黑袍人与巨钳螳螂泼去。

        “电光一闪!”男人嗓音沙哑,怒吼间从口鼻渗出血沫。

        “可笑。”黑袍人连躲也不躲,嗤笑一声。

        重伤的偷儿狐的电光一闪,别说巨钳螳螂了,便是他都承受的起。

        但是,却见被男人泼起的雪中,有一抹红光微微闪过。

        那是许愿星!

        只见偷儿狐猛地撞在许愿星上,许愿星冲破雪雾,飞天而起,旋即一抹黑色残影于空中掠过,足爪直接抓起许愿星,毫不停留,远遁而去,速度不俗。

        好像,是一只稚山雀?

        这种突发状况,别说黑袍人,就连男人都愣住了。

        旋即男人哈哈大笑,“哈哈哈从那小子身上学的东西,还是有点用的咳咳~”

        男人咳出鲜血,仍大笑不止。

        “子弹拳。”黑袍人嘴角一抽,强忍怒气冷冷命令。

        子弹拳划破空气,猛地打在偷儿狐身上,凌空一抹血线划过,偷儿狐又砸在男人的背上,最终滚落在地。

        咔嚓————

        男人的脊椎竟然直接开裂,剧痛让男人当场眼前一黑,昏迷过去,可见这只巨钳螳螂子弹拳的威力之大。

        “呸!晦气!”黑袍人冷冷看了男人一眼,旋即一振黑袍,迈步离去,比起跟这么个死人置气,优先找回许愿星才是最重要的。

        随着黑袍人的离去,昏暗的巷子里,便只剩男人与偷儿狐了。

        “偷…偷…偷儿!”偷儿狐四肢颤抖,勉强着站起,又腿一软倒在雪中,它喘着气,再次颤抖着站起,走至男人身旁,舔了舔男人的侧脸。

        如同那次雪崩一般,男人忽然惊醒,却是再也站不起来了。

        他口鼻不断渗出血沫,自知活不久的他紧紧抿着唇,把手中装着大颚蚁的精灵球放在雪地上,“偷,偷儿狐,把它带给杏儿,本来想用那只异色的钱换一只天赋不错的拉鲁拉丝的……不过我们家的电电虫和大颚蚁也不差……”

        “偷,偷儿!”偷儿狐强忍剧痛,咬住精灵球。

        “等,等等……”男人探出粗糙的大手,摸了摸偷儿狐的脑袋,随后颤抖着从背包里取出一个礼品盒,将其打开,却是一条翠绿色的缎带。

        “我,我知道你很喜欢杏儿给你系的缎带……本来是想回家让杏儿为你系的,但现在,能让我为你系上吗?”

        男人抚上偷儿狐蓬松柔软的大尾巴,系上翠绿的缎带,系得一点都不好看,只是勉强绑在尾巴上而已,歪歪扭扭的。

        豆大的滚烫泪珠从偷儿狐的眼角滑落,它最爱美了,最喜欢的就是被小主人搂在怀里梳毛,但此刻,它又觉得训练家为它系的歪歪扭扭的缎带,才是最好看的。

        它舔了舔男人的侧脸,随后转身,回头又深深地望了一眼,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男人趴在雪中,不住喘着气,每吸一口气,眼底的光芒便消散一分,人生的最后,他想得是,要是能喝上一口酒就好了……

        翠雪公立医院。

        趴在窗户上休息的电电虫忽然睁开眼睛,浑身是血的偷儿狐出现在它眼前。

        偷儿狐放下精灵球,用鼻子顶了顶,让其滚到电电虫身前。

        “嘶啾?”(训练家呢?)

        “偷儿偷,偷儿,偷儿……”(以后就靠你和大颚蚁保护女主人和小主人了,训练家这些年赚的钱你知道都藏在哪儿,记得带女主人去取,小主人的病要花好多钱,你以后可要努力赚钱……)

        简单交流后,偷儿狐偏头看去,小主人躺在病床上睡着了,女主人则不知道去哪了。

        它奋力跃上床头柜,轻轻舔了舔小主人的侧脸。

        “嗯……偷儿狐,痒痒的。”小姑娘翻了個身,梦呓道。

        偷儿狐看了小主人一会儿,旋即跳到窗台,与电电虫对视一眼,便一跃离开了医院。

        小巷。

        偷儿狐摇摇晃晃,四肢不住颤抖,它来到男人面前,终于坚持不住,身子瘫软下去。

        它喘了几口气,随后伸出舌头在男人的侧脸上舔了舔,“偷儿~”

        但是这次,男人没有回应。

        “偷……儿~”

        偷儿狐用尽全身的气力,将脑袋枕在男人冰冷的大手上,眷恋地蹭了蹭,旋即片刻之后,便没有了呼吸。

        如果它去宝可梦中心的话,还是可以治好伤的。

        但它没有。

        细雪纷飞,不断落下。

        掩埋了巷中的杂乱足迹,血迹,掩盖了男人,也掩埋了偷儿狐。

        依稀可见,偷儿狐蓬松柔软的大尾巴上,薄薄积雪覆盖之下,一根缎带,闪着翠绿的光泽。

        冬天的夜晚,总是来得这般快。

        华灯初上,月影垂落,寒风微拂。

        有心帮忙,却无力做事的翠雪镇居民与袋兽们将乔伊小姐他们围住,空出一大段距离。

        这么多人与宝可梦,却是没有一个人说话,唯恐打扰到他们。

        “生出来了!”乔伊小姐额上浮着细密汗珠,抱着一颗硕大的,有着棕色纹路的精灵蛋,眉眼尽是疲惫。

        “好!”有人忍不住惊喜道,却见身旁的袋兽表情凝重。

        “嘎啊……”围观的一只袋兽看向躺在雪地上的,年轻的袋兽,从口袋里掏出几颗树果,缓步上前,放在地上。

        其余袋兽也都一样,纷纷拿出自己口袋里的东西放在地上。

        许浅素抿了抿唇,看向乔伊小姐,“难产…会要她的命?”

        这种事情实在过于荒诞,所以许浅素的语气,带有几分不可置信。

        有着超自然能力,生命力顽强的宝可梦,会因为难产而死?

        “对于野生宝可梦而言,若怀孕时不能好好休养,是这样……而且,这似乎不仅仅是难产……她应该是在怀孕期间,接触过伽勒尔粒子……那种东西,如果没有极巨腕带,就是彻头彻尾的脏东西!”

        身为宝可梦医生,这种事情,乔伊小姐并不陌生,但却永远不可能习惯,所以她的嗓音,带着些许颤抖,提及伽勒尔粒子,更是带上几分愤恨之意。

        伽勒尔地区,数千年来,一直因为伽勒尔粒子而多灾多难……直至今日,野外仍有一些宝可梦会因伽勒尔粒子而忽然极巨化,失去神智,只管破坏周围的一切,形成极巨巢穴。

        死在极巨化宝可梦手中的人类,宝可梦,早便数不清了。

        “嘎啊。”袋兽却是意外地平静,她看向许浅素,粗壮的爪子指了指自己的精灵蛋。

        袋兽有袋兽的生活习性,比起让自己的小袋兽吃百家饭,她更希望,能由自己刚刚交到的朋友照顾它。

        他的为人,从一旁那只蓝白色的小家伙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了。

        许浅素紧紧抿着唇。

        成功的方法有且只有一个,那就是按自己喜欢的方式过完一生。

        袋兽觉得,自己的一生,大抵是成功的,只是有些遗憾。

        就在此时,咔嚓一声,乔伊小姐怀中的宝可梦蛋,出现一丝裂痕。

        “早褪!”乔伊小姐一只手捂住嘴巴,不可置信。

        早褪,即精灵蛋才刚刚产下,内里的宝可梦便褪壳而出,类似于人类的早产儿。

        会对新生宝可梦的身体造成很大负担,从今往后只是体弱多病都算运气好,这绝不是一件好事。

        但在此刻……

        裂痕逐渐扩大,最终扩展为一圈,只听清脆的‘咔嚓’一声,一只有着乌黑透亮的大眼睛,通体浅蓝色的小袋兽,脑袋上顶着大大的蛋壳,手儿扶着壳壁,趴在精灵蛋里,在雪夜中,见到了自己的母亲。

        “嘎鲁~”她奶声奶气地呼唤着自己的母亲。

        “嘎啊……”袋兽强行撑起身子,接近小袋兽。

        此刻,她只能感慨造物主的神奇与命运的无常。

        她伸出缠着翠绿缎带的爪子,与小袋兽伸出的小爪儿轻轻碰在一起。

        “嘎啊……”这句话的意思是‘我还什么都没有为你做。’

        真到了离别之时,袋兽还是会想要活下去,但此刻,她有不得不做的事。

        这是她们袋兽,千百年来,刻在本能的东西。

        为了自己的孩子。

        只见翠绿色的光芒以母女俩的爪间为原点,带着绚烂的光粒子,迎合着如水月色,覆盖在了袋兽与小袋兽的全身。

        纷飞的落雪与四周的雪地,在翠绿色的光晕下,显得虚幻而美丽。

        这是进化,却也不是进化。

        绿色光晕包裹下的躯体,渐渐合二为一,渐渐缩小。

        最终,光晕散去,孤零零的小袋兽站在雪中,手儿拿着一根骨棒,小脑袋上套着恐龙样式的头骨。

        这头骨是这般大,大到小袋兽必须要用手儿撑着,才能让自己的视线不被遮住。

        “卡鲁卡鲁?”她环顾四周,自己的妈妈呢?

        一根翠绿色的缎带随风飘荡,落在她小脑袋上的头骨上。

        许浅素缓步走到小袋兽的面前蹲下,取过缎带,将其系在小袋兽手中的骨棒上,随后轻轻捏了捏小袋兽的脸儿。

        他想挤出一丝温和的笑意,但嘴角勾了勾,只能作罢。

        小袋兽好奇地望着骨棒上的缎带,然后一手撑着头骨,仰起脸儿望着许浅素,咧嘴一笑,像她的母亲,笑容阳光又开朗。

        她喜欢这个缎带。

        乔伊小姐紧紧捂住唇,当场就哭出了声。

        玛俐抱着莫鲁贝可,望着许浅素与小袋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翠雪镇建立已久,但为何叫这个名字,已经无从考究了。

        但此刻,许浅素或许理解了。

        这是千百年前,此地的人类与袋兽相遇之际,见到的最震撼的场景。

        为此,建立这座镇子,取名翠雪,并将翠雪祭传承下来,与袋兽们结成了近乎共生关系般的友谊。

        翠雪,即生命的孕育,延续与奇迹。

        ——————宝可梦研究笔记——————

        “进化,足以改变一只宝可梦全部的神秘的奇迹,只要提到宝可梦,就不可能忽略这个现象。”

        “但奇迹,有时也伴随着无以复加的悲伤。”

        “小袋兽已经算不得袋兽,却也不是卡拉卡拉。”

        “她的母亲,将她变为了可能是世界上现存的,唯一的一只特殊宝可梦,以此治好了她因早褪而带来的副作用。”

        “但我想,她宁愿不要这种特殊。”

        ……

        “袋兽,亲子宝可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