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诸神永桓在线阅读 - 第一卷第五十六章 我随我心

第一卷第五十六章 我随我心

        他的声音淡淡的充满忧伤:“所以我才另开途径,想逆天转命,才有这五百年不见天日之难,可姑娘筋骨不过三十岁左右,怎么会有如此,莫非世上真有天机。”。

        女子抬起头,不得不说,这是个美丽的女孩,比南宫烟更美,美的不食人间烟火,仿佛刚从画报中走出来一样。

        只是他的声音清冷依旧:“蝼蚁何敢谈天机,又何敢窥探天机。“,他望向众人:”你们今天得见天威,死也足矣。”。。

        阿难尊者突然转向五叔:“如今般若寺在外面的传人还有多少,谁修为最高。”,五叔苦笑道:“佛法式微,目前弟子只有我一人了。”。

        那声音突然有些嘶哑:“你想学大日如来真经,我今天就把大日如来真经传给你,学会既是有缘。”。

        他的话音刚落,塔上的一个佛像突然跳了出来,在空中金光四射,金刚外缚,竖二中指相上屈如剑,二食指搭在中指之上,佛像一动,空中自动,塔后大佛口吐真言,空气突然凝固起来,似乎周围水流涌动。

        秦舞阳心通意明,这和沾衣十跌的原理相似,只是沾衣十八跌用来护体,这一真言用来困敌。

        红衣女子冷笑道:“世界本我,我本世界,我随我心。”,手指一弹,结随声破。

        却又有一个佛像跳了起来,中指拇指相抵,竖食指,大佛依旧口吐真言,金光闪烁之处,无数巨掌凌空而下。

        红衣女子依旧不动:“我非魔,这降魔印又奈我何。”手指微弹,巨掌无影无踪,众人目瞪口呆,却听得五叔低声道:“这里不可久留,你们先走。”。

        可众人都知道这佛像正在展示密宗大日如来真经,这是密宗不传之秘,人入宝山,谁舍的空手而回,众人皆未动,秦舞阳望了一眼铁流海,二人试图去拖走火凤凰。

        红衣女子身体不动,弹指再破一手印,声音却在每一个人耳边响起:“你们谁都走不了。”。五叔却突然大喝一声,左手连续微弹,满面笑容。

        红衣女子冷哼一声:“你们一起来吧,免得我费事。”,依旧用手指相印。

        此时天上佛影满天,五叔御气如剑,可在红衣女子弹指间都只是徒有虚势,边哥突然双手平摊,一道水柱冲天而起,火凤凰大喝一声,手中接连抛出十几个纸人玩偶,这些纸人玩偶凌空飞舞,刀剑并举。

        铁流海和秦舞阳对望一眼,殇阳如山,虎灵如电,两人同时飞出,女子袍袖一挥,手中冰花碎裂。

        天空中下起了雪,空中只有了雪,雪花穿透了天上的佛影,刺破了火凤凰的纸人玩偶,凝固了边哥的冲天水柱。

        秦舞阳和铁流海也凌空翻下来,两人身上满是鲜血,这雪花竟然刺破了秦舞阳沾衣十八跌的旋涡。

        五叔突然大喝一声,身材变得又高又大,从秦舞阳等人后面飞来一只巨鸟,巨鸟不停,直撞向红衣女子,红衣女子从空中拈起几枚雪花,雪花飞溅,巨鸟鲜血迸裂,鲜血中却有长戈如虹。

        长戈不停,外面又是奔来一只巨兽,竟然是一只巨型穿山甲,甲片如箭,只是空中的雪花削断了甲片,也斩断了穿山甲的筋脉。

        穿山甲上也有一个人,使的一柄巨刀。巨刀长戈声如雷霆万钧,一击之下,风雨交加,五叔也是一拳击出,同时喝了声走。

        数十尊石像涌了过来,有的扑向红衣女子,有的扑向秦舞阳等人,耳边声音焦急而迫切:“走。”。

        却听女子冷笑起来:“想走,没那么容易。”。

        秦舞阳一把抱起小白,地面塌陷,众人一起跌了下去,这一跌无边无际,仿佛没有底部,仿佛没有尽头。

        秦舞阳感觉背上被重重击中,他努力控制自己身体,用沾衣十八跌让自己平衡下来,免得摔的太重。

        摔的比想象中的要轻一些,身体仿佛被十分柔软的东西托着,灯光亮了,那不是灯光,而是鬼火,无数骨头,人,兽,鸟,鱼,泛着蓝绿色的光芒。

        他们置身于一根巨大的藤蔓之中,无数藤蔓交织,组成了一只网,布满了一个巨大的洞穴,也托起了他们。

        跌下来的六个人一条狗,火凤凰,铁流海,秦舞阳,边哥,五叔和格鲁吉,而五叔和边哥的伤很重,边哥的腰被划断,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

        五叔的双肩也被洞穿,他在最后,用秘法挡着红衣女子的一击,才让秦舞阳他们能侥幸活着回来,火凤凰的伤最轻,可她脸上的泪最多,原来这个坚强的女子也会哭泣。

        五叔干咳了两声:“那两个是你们鲁家的人,我说玉衡金戈鲁家怎么会放心让你一个小姑娘家单独出来,原来他们一直在后面跟着。”。

        火凤凰扯着五叔的胳膊:“那是我三叔三婶,五叔,他们能不能杀死那个疯女人。”,没有人回答,所有的人都知道不可能。

        只听有人低声吟诵:“今为死使逼,虽当寿千年,皆当归于死,无免此患苦,尽当归此道,如内身所有,为死亡所驱之外诸四大者,悉趣于本无。”。

        五叔合什道:“生死为畏,畏莫之大,悲疾之士,何所依恃,而能永处生死,不以畏为畏。”。

        藤蔓响动,众人随着藤蔓向下,却看见了一个人,他或者不能称为一个人,他无手,无腿,只有身躯,头颅,藤蔓就是他的手,他的胳膊,他整个人和藤蔓已经溶化为一体。

        他须毛皆青如发丝,一根藤蔓拔起他长长的眉毛,他望向五叔:“谁说我只是一丝残念,谁说生死轮回无可避免,师尊错了,伽叶你也错了,佛祖也错了。”。

        五叔摇了摇头:“你错了,你这样生和死有何区别。”,那人道:“当然有区别。”,一根藤蔓托起了边哥:“你现在五筋皆断,我可以让你生,你愿不愿意活下去。“。

        边哥望着藤蔓上的人:“像你一样活下去?”,他惨然一笑:“我不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