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诸神永桓在线阅读 - 第一卷第四十五章 锻一把刀

第一卷第四十五章 锻一把刀

        秦舞阳又应了声是,那女子见秦舞阳态度如此恭谨,神色稍加缓和:“你是谁家的弟子,谅张卫国,大觉寺也教不出你这样的弟子。”。

        秦舞阳一怔,苦笑道:“我没有师父,却是因缘巧合,突然感悟而了一些粗浅的功夫。”,他这话半是实话,半是瞎话,他知道中年女子定然不信。

        那女子却是一愣,看了秦舞阳一眼,点了点头:“原来是又一个神藏者,我倒是有些小看了,如今天下妖气纵横,年青人当洁身自好,为这社会出一份力,尽一份心。”。

        秦舞阳只好称是,那女子一扯火凤凰,不等火凤凰开口就飘然而入。

        秦舞阳只好缓缓退出,此时天已微亮,已经有游客和香客出现,秦舞阳混入其中,装着游玩的样子,缓缓而行。

        房间里,火凤凰有些奇怪地望着她的姑姑:“姑姑,你是不是太高看他了,他稀松平常,我试过他的武技。”。

        被她叫做姑姑的女子并没有看她,只是望着房屋中间的佛像,缓缓说道:“我只是有些奇怪,他气息绵和,有星空万里之势,应该是道门正宗心法,但呼吸之间,有雷霆之威,正是大觉寺一脉嫡传的雷音八式到一定层次的表现,而他两眼深处,还有焚天之炎。”。

        她点了一柱香,放在香炉上,没有看自己的侄女:“你冒险进入残片之中,得到宝物,突飞猛进,这青年人,恐怕所得不下于你。”。

        火凤凰笑了:“姑姑,你错了,当时他们几个忙着打个你死我活,我才得到九巧玲珑塔,那高尚因缘巧合得到了一杆枪,这个傻子什么也没得到,就是出来后,捡了一条狗。”。

        女子望着火凤凰,眼光变得凌厉起来:“别人舍命相搏,你却去取宝物,这种小机巧。”,她见火凤凰低着头,下面的话却说不出来,只是摇了摇头。

        秦舞阳一推门就看见小白被张卫国抓在手里,虽然拼命挣扎,不停地噢呜噢呜地在咆哮,还夹杂着唾沫,喷的满墙都是,却根本无可奈何。

        悟能大和尚躺在床上,摇头叹道:“今年天热地燥,狗肉不宜多吃,要不然,五香狗肉还真是不错。”。

        秦舞阳一把抓过小白:“扯淡吗,这家伙这么小,你们打他的主意。”。

        张卫国满脸惊讶,仿佛白天见了鬼了:“你小子还活着,你活着那就算了,我还正发愁,准备写你上午一个人参观佛像时,不小心失足跌下山崖尸骨无存的报告。”。

        这两人看来知道自己进入心在涧的事,他一边安抚还在浑身发抖的小白,一边解释:“我只是睡不着觉,瞎转转。”。

        悟能大和尚哈哈一笑:“你运气还真好,进了紫竹轩还他妈活着的觉醒者,你是第一个。”,秦舞阳吓了一跳,自己一举一动看起来都在别人的掌握之中。

        他也明白,这两个人看似普通,却都是大神通的人物,这太白山更是藏龙卧虎,他却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这些人不是在这里念经诵佛,是不是那些普通的士兵要少死很多。

        悟能大和尚眼光冷洌:“你真以为我们骗你,他那棵葡萄藤下,埋的觉醒者的尸骨都快堆成山了。”。

        张卫国一直眯着眼:“这个小白真不错,小秦啊,哪天不想要,送给我,我,哈哈。”。

        小白似乎听懂哈哈里面的恶意,把头拱到秦舞蹈的坏里,看都不敢看。

        众人交接完毕,从河西坐飞机返回九崮市,飞机缓缓起头时,秦舞阳往大觉寺看去,没有看到林茂树密的太白山,没有看到金碧辉煌的大觉寺,只有一尊大佛耸天而立,直上云霄,就如有人指向天空。

        秦舞阳回到九崮,向公司请了假,D先生找他,传过来一套图纸,让他在鬼市上找一个姓徐的师傅打这柄刀,并且再三告诫他,他要多少钱给多少钱,别还价。

        一问路老板,这鬼市上还真有个姓徐的铁匠,卖一些平常铁具,现在也打几柄刀,剑之类的,日子过的很是紧巴

        鬼市上的老板看了看图纸,又看了看秦舞阳,还有秦舞阳身后的路老板,他满头大汗,过了半天,才咬了咬牙:”一百万,一个月后交货。“。

        路老板笑了:“你扯淡吧,老徐,一柄刀,你用金子打的值这么多钱,还一个月,你以为做原子弹啊。”。

        徐师傅苦笑一声:“如果不是秦兄弟,一百万我还真不卖,不知道秦兄弟这图纸从哪来的,这种刀叫虎灵,需要的合金十分特殊,而且普通的火根本无法炼化,所以才非常困难。”.

        路老板依然不相信:“老徐,你怎么也会坐地起价,什么材料,做导弹的还是做原子弹的,虎灵,这名字怎么这么奇怪。”。

        秦舞阳想起了D先生的嘱咐,咬了咬牙:“好,一百万就一百万,只要好用,怎么就行,我先付三十万,其余的我拿刀时再来付。”。

        徐师傅点了点头:“好,下个月的今天你来取。”,他收完钱,收了摊,头也不回地骑上三轮走了。

        出了九崮城不远,在济水北侧的岸边有一个小院子,这里大部人都搬迁到高高城墙里了,留在这里的人并不多,所以显得十分荒凉。

        一个中年妇女正在院子里洗菜,见老公回来,有些惊奇:“你今天收摊这么早。”,徐师傅脸色苍白:“有人要我打一把刀。”。

        中年妇女望着丈夫,笑容渐渐凝固:“什么刀?”。

        徐师傅把手中的图纸递了过去:“虎灵,有人要打我打一柄虎灵。”,中年女子望着图纸:脸色也变得苍白。

        两人锁上门,走进卧室,卧室的床下面有一个地道,地道很深,也很长,两人的脚步异常沉重。

        在地下数十米深的地方,竟然有一个火炉,还有一旺泉水,火从地下而出,水从上面渗下,徐师傅伸手从泉水中取出一个方盒,他颤抖着打开盒子,一道紫光闪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