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诸神永桓在线阅读 - 第一卷第四十章 一指点江山

第一卷第四十章 一指点江山

        空中一道彩虹飞过,一个人跌落了下来,他上身赤裸,全身满是伤口,但秦舞阳却认得他手中的那把剑,非铁非铜,古老而沧桑,只是这把剑已经没有了华光。

        秦舞阳飞奔过去,他看见了南宫燕,她依旧那么恬静,那么温柔,但他的眼神却冰冷如水。

        南宫燕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沧海一剑想拿起剑,却再也没有力气,秦舞阳不知那来的勇气,跳到前面,把手里的东西扔下,抢过沧海一剑的剑,对准了南宫燕。

        南宫燕望了他一眼,伸出纤纤玉手,在空中随手一摘,竟然有了一朵灿烂的桃花。

        花瓣飞起,秦舞阳一剑斩下,却斩了个空,花瓣从喉间划过,鲜血四溅,却只是一道浅浅的伤口。

        秦舞阳没有退,又是一枚花瓣飘过,他依旧一剑斩向,依旧斩空,花瓣从脸颊划过,还是一道浅浅的伤口,秦舞阳却向前迈了一步。

        南宫烟摇了摇头,嘴角竟然有一丝讥笑:“你真让我失望,这么久了,还如蝼蚁一般。”,秦舞阳只是狂笑,又向前踏了一步。

        南宫烟手里的花瓣再起,秦舞阳看到了她眼里的冷酷,决绝,他再一剑斩下,这一剑,风雷起,一团烈火腾空,竟然把花瓣包裹起来。

        南宫烟似乎有一丝惊讶,天空中却掉下来一个符文,南宫烟脸色微变,伸手一弹,把符文弹开,却有另一个符文落下。

        两棵符文之后,刚刚还晴空万里,却突然起了乌云,第三个符文已经落下,化着惊雷。

        南宫烟袖中竟然多了一朵莲花,花瓣洁白,晶莹剔透,南宫烟摘一朵花瓣,惊雷瞬间化着轻烟,天空中却有了第四个符文。

        符文起,万剑生,南宫烟手里的莲花扬起,莲花万朵,挡住了万剑,天空中第六个符文,这道符文只有一柄剑,剑入空中,天地之间,鬼哭神嚎,似有万千冤鬼从地下涌起。

        南宫烟面色凝重:“段玄,你是一指点江山段玄,好,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今天就放过他们几个。”,她身形突然飞起,如一缕轻烟直上云霄。

        空中又有符文落下,山崩地裂,一个人影飘然而至,望向沧海一剑:“前辈可还撑的住。”沧海一剑点了点头:“还行。”。

        那人冲秦舞阳一笑:“真巧,我们又见面了。”,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天在太虚宫下写符文的那个年青人。

        段玄点了点头:“你们撑一会,这一次好容易撞上她,我要好好领教领教,不能让她跑了。”,他也化着一缕轻烟上了云霄。

        秦舞阳目瞪口呆,只听沧海一剑慨叹道:“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胜旧人,段玄,段玄。”,他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红润的脸庞慢慢变得枯黄,苍白。

        他用毕生修为与南宫烟对抗,却剑毁脉断,基本已经成了一个废人,刚才如果不是秦舞阳硬扛南宫烟,自己早就没有命了。

        他眯着眼,望着眼前的年青人:“小兄弟,谢谢你救命之恩,你手里的两件东西是不是从小洞天带出来的。”。

        秦舞阳想了想,点了点头,这两个东西是他随手乱抓的,一个如项圈,十分破旧,脏得看不出本来面目,另一个却晶莹发亮,应该是一块宝石,看来能换不少钱。

        秦舞阳点了点头,想想沧海一剑与南宫燕相斗,宁愿牺牲自我,也要保护众生,不由得心中佩服,把两个东西递了过去:“前辈如果用得着,尽管拿去。”

        沧海一笑点了点头:“这块石头,湿润如玉,对我养伤应该有些好处,你想要什么,我可以给你交换。”。

        秦舞阳内心真有些肉疼,但他刚刚吹了牛皮,说尽管拿去,再谈钱,岂不是损了自己英雄形象。

        他挥了挥手:“前辈那里话,前辈舍身救人,一块石头说什么换。”,再说,两人现在赤裸上身,这老头也不像身上带着什么好东西的主,自己只能硬着头皮充英雄。

        沧海一笑微微一笑,接了石头:“好,小兄弟前途无量,我有一言,小兄弟你刚才气息流转之间,有火,雷两种气息,而小兄弟刚才使用的招式之间应该是雷音八式,这种功夫虽是道门之形,却是佛门之核,是河西大觉寺的功夫。”。

        秦舞阳心中一动,从在密室之中,自己一直没有使用过拳法,但他一直苦练拳法,身形之中,自然显露,这是他第一次知道这拳法的名称,所以认真听讲。

        沧海一笑咳了几声,继续说道:“雷音八式早在明代就已经渐渐失去其精髓,后人只得其形,据说此拳威力其大,我也只是在古籍上看过,揣测而来。”。

        秦舞阳抱拳:“谢谢前辈指点,我是偶然所得,总不得其法,感觉少了什么。”,沧海一笑苦笑了一声:“算不上指点,你如果有机会,去大觉寺,也许还会有别的发现。”。

        秦舞阳苦笑一声,却听空中传过来飞机的轰鸣之声,几架直升飞机正在慢慢降落,其中一架之上,高尚正在挥着手喊着什么。

        沧海一笑摇了摇头,拿起一根折断的树枝站了起来:“小兄弟,我们缘尽如此,我要告辞了。”。

        秦舞阳吃了一惊:“前辈什么意思。”。

        沧海一笑淡淡望向飞机:“我一大把年纪了,去让人看笑话,天地之大,我找个地方,养个十年八年,到时我再出来不迟。”。

        秦舞阳还要劝,他已经一拐一拐的向远处密林中走去,秦舞阳知道此人十分骄傲,不愿寄人篱下,虽然担心,却无法开口。

        沧海一笑突然回头:“小兄弟,临走老哥哥我多说一句,那百花仙子绝不是良配,你还是断了痴念吧。”。

        秦舞阳一愣,却听他道:“哥哥我虽然糊涂,却没眼瞎,以你的修为,除非她手下留情,你又怎么挡了他三花之力,就算十个段玄,我们又岂能逃得性命”.

        他走起来虽然一拐一拐,却瞬间钻入密林,再无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