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诸神永桓在线阅读 - 第一卷第二十五章 老鼋岂是池中物

第一卷第二十五章 老鼋岂是池中物

        老宋突然舍了张卫国,两三个纵跃,足有三十多米,已经跳到一名保安的身边,一只手抓起保安,把他扔进了水池之中,瞬间没有了声音。

        他伸手去抓第二个吓呆了的保安,却被一个巨大的石碑砸的飞了出去,秦舞阳见事态紧急,竟然把一幢还没有装箱的石碑扔了过来。

        这镇甲宫的后院,石碑众多,除了古碑,还有很多没有文物价值现代人新立的石碑,很多都已经被拆了下来,被秦舞阳拿来当做武器。

        老宋转身朝秦舞阳冲了过来,秦舞阳手下不停,又扔出两幢石碑,一幛被老宋躲过,而另一幛却砸在他的身上,老宋再次被砸的飞了出去,

        张卫国的枪又响了,他找了把半自动步枪,连开数枪,老宋却从地上捡起石碑砸向了他,好在张卫国身手敏捷,再次躲开。

        等秦舞阳再找石碑时,老宋已经飞身扑了过来,六只手臂漫天飞舞,仿佛一张大网,把秦舞阳罩在中间。

        秦舞阳双手张合,身体内气息流动,全身低伏,一拳已经击出,他这一段一直在练习萨道人五雷咒碑上领悟的八式拳法,心随意出,不自觉地使了出来。

        这一拳正中变异者的小腹,拳头与空气之间,发出噼叭的响声,竟然有雷电之势,老宋也被他一拳击飞,撞倒了两幢石碑,在地上不停地翻滚哀号,似乎十分痛苦。

        秦舞阳心中又惊又喜,刚才这变异者挨了这么多枪,自己还用石碑砸,都似乎没有什么影响,这拳法威力如此巨大,难道另有奥妙。

        张卫国和几个保安又连开数枪,变异的老宋突然从地上跃起,他六只手,竟然举起了三块石碑,在灯光下,显得异常怪异。

        秦舞阳众人纷纷躲避,老宋却舍了众人,三块石碑如三颗巨型炮弹砸向了七级砖塔。

        石碑穿过佛像的虚影,佛塔上尘土飞扬,竟然被砸塌了一角,围绕在塔身四周的金影佛像瞬间凌乱起来。

        老宋狂吼声中,又是几块石碑飞出,砖塔上佛像的光芒愈加的黯淡,空中划过的流星火弹也更加密集,秦舞阳等人明白,这砖塔上留下的禁制已经撑不下去了。

        秦舞阳鼓舞勇气再次冲向老宋,老宋却根本不理他,六只长手并用,又是三块石碑飞出,他整个身躯也被秦舞阳一拳打的飞了出去。

        天空中突然雷电交加,一道闪电凭空而落击中老宋,老宋的惨叫声,让人心惊胆寒。

        秦舞阳毫不手弱,八式拳法接连而出,老宋竟然被他击飞到翻腾的水池之中,瞬间没有了声音。

        张卫国手持半自动步枪,焦虑地望着摇摇欲坠的佛塔,破口大骂应急事务管理局的人干什么吃的,现在鬼影子还没见一个,一面催促所有人从镇甲宫里撤出来。

        在人们的惊呼声中,一个残破的身影竟然从小池中爬了出来,是老宋,此时的他全身血肉淋漓,许多地方已经露出骨头。

        张卫国骂声不停,手中的枪声不停,可惜保卫文管所的人都只有轻武器,对变异者来说,根本不构成威胁。

        秦舞阳咬了咬牙,翻身正要再次冲上去,老宋已经撞上了砖塔,佛影摇晃之际,一棵流星火弹撞上了佛塔,砖石飞扬,七层砖塔倒了下来。

        张处长拉上老七就往后跑,水池里水柱冲天,泥石飞溅,一个庞然大物从水中一跃而出,整个文管所的灯光瞬间暗淡。

        这是一个巨大的东西,足有三间房子大小,外形竟然是一只巨大的甲鱼,全身雕满了经文,只是经文早已经残缺,他虽然跃出,惊起滔天泥水,可四肢都被粗壮的铁链锁着,刚刚飞起又被扯了下来。

        老甲鱼不停地挣扎,每动一下,整个镇甲宫都在颤抖,大水池里的水不停地翻滚,向外涌起,瞬间平地水已经到了脚脖。

        张卫国脏话不停,见老甲鱼被链条所困,又开始射击起来,只是那些子弹打在甲鱼身上,根本不起任何波澜。

        一个巨大的水柱冲出,把张卫国等人打倒在地,竟然裹挟着往水池里滑去,秦舞阳一个箭步扯住张卫国,又是一个水柱打了过来,竟然把他也裹挟进去。

        秦舞阳大吃一惊,他能感觉到水之中似乎有一股力量,虽然柔软,却很强劲,缠绕着他们,拉扯着他们一步一步滑向水池。

        张卫国还在破口大骂:“千年乌龟万年王八,这真他妈的能活,还费他妈的劲修个塔,宰了吃王八肉不好吗,纯他妈缺心眼,害的老子要被王八吃了。”。

        他竟然在骂当年修塔镇妖的大能,秦舞阳又好气又好笑,他不甘心成老甲鱼嘴里的食物,猛地大喝一声,身上气息流转,竟然冲破水力,直扑上去,拳光闪烁,一拳击出。

        这才是真正的一拳,没有杂念,没有花哨,这一拳击出,天空中有颗星光突然闪烁了一下,瞬间一道雷电涌起,打在老甲鱼的身上,老甲鱼发出婴儿般的叫声,水池里的水浪激涌,秦舞阳被弹了回来。

        这一次水柱力量极大,秦舞阳全身疼痛,五脏六腑仿佛都被人用刀搅过一般。

        空中突然巨大的响声,张卫国大喊:“老秦快跑,他妈的也不提前说。”,他竟然挣脱了水柱的纠缠,扭身向前院窜了过去。

        空中两道明亮的流星飞过,这一次不是击向高塔,而是击向老甲鱼,巨大的响声,满天的火花,把秦舞阳再次震得飞了出去。

        空中响起了发动机的轰鸣声,有几架向远去飞去,有两架就在就院子上空盘旋。

        老甲鱼身体外围的甲壳被炸的四分五裂,可在它的惨叫声中,甲壳在快速的愈合,上面的经文也开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一根铁链被他扯起,这链条足有数十丈,上面拴着一头巨大的铁牛,铁链摆了个之字型,连同铁牛一起砸向了空中的直升飞机。

        直升飞机瞬间拉高,一个人从上面跳了下来,他在空中似乎急剧的放大,突然如一颗重型炮弹砸了下来。

        而在他的前面,是一杆长枪,人枪合一,快如闪电,老甲鱼激起水涛如柱,铁链如龙,但在这人枪面前,水柱飞散,铁链迟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