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诸神永桓在线阅读 - 第一卷第二十三章 我本善良

第一卷第二十三章 我本善良

        火凤凰翻了翻白眼:“命你可以带走,其它的留下,我性格比较急,打死你一样搜得出来。”。

        大眼睛年青人点了点头:“钱,东西都留下,老子是赏金猎人团,靠本事抢东西。”。

        首领咬了咬牙,没有了东西,全队覆灭,他回去一定是个死,可这两个年青人,虽然很厉害,却看起来单纯一点,自己还能赌上一赌。

        他伸手把口袋里的所有东西都拿了出来,甚至银行卡,卫生纸都掏了出来,一幅可怜巴巴的样子。

        火凤凰叹了口气,扭过去脸:“我这人最大的缺点就是心软。”。。

        首领还没想明白他如何的心软,突然感觉自己的头上有点热,然后蓬的一声火焰烧遍了全身,他身体竟然在燃烧,那种炙热的感觉痛苦难耐,他却叫不出来,也喊不出来。

        他在挣扎,在扭动,大眼睛年青人却把手伸进了火焰之中,伸手取出一个小匣子,他笑了笑,绕到前面,伸手把匣子递给了火凤凰:“这家伙真不老实。”。

        火凤凰还是不回头:“太残忍了,铁大哥,下次你痛快一点,我这人心软,看不得别人受罪。”。

        九鹰会的那个人已经不再挣扎,慢慢地化为灰烬,火凤凰一些人也已经离开。

        秦舞阳就在不远处的黑暗之中静静的看着,他当然认得他们,火凤凰,黑暗中的狙击手钢牙,大力士大熊,还多了两个人。

        他们很强大,这个逃跑的首领应该比自己还要强上一些,应该已经达到六级B的水平,甚至要更高些,可在年青人和火凤凰面前却没有丝毫还手的力气。

        尤其是那燃烧的火焰,总让他不寒而栗。

        秦舞阳得到的东西也不少,那个暗影用的短刀,是一种改造过的猎刀,南美洲某国特种部队专用的,比法国外籍部队的合金猎刀还好,在黑市上一个值五万元。

        三把巴雷特大狙,被他毁了一把,那个火系觉醒者的衣服也不错,又轻又薄,还耐火烧,那两根变异野猪的獠牙也被找到,这东西也能换不少钱。

        秦舞阳把东西藏好,他现在手镯上的藤蔓又已经绿了五个叶子,要不多久,就会获得第三个果子,只是希望这一次,自己的运气好一点。

        外面的局势越来越紧张,保安总公司需要做的工作越来越多,他们大部分的人都征调,秦舞阳一行人就得到一个紧急任务,协助把散落在各地的文物都集中在市博物馆的地下仓库里,他们需要腾出房间,安置更多躲进九崮市的群众。

        马上就进入农历春节了,九崮市却一点也没有过节的氛围,整个城市进入战备状态,到处都是工地,所有退役,转业军人都要加入预备役,进行军事训练。

        九崮所在的地方,是大夏文明最早的启源地,有地上三千年,地下五千年之说,文物高等级的虽然不多,但普通文物还真是不少,据说有十七万件之多。

        秦舞阳和其它被抽调的同志协助文物部门的同志一起对文物分门别类,重新包装,装箱,登记,运往博物馆。

        秦舞阳一直没有见到张卫国,他忙着协调各县城文管所的文物集中工作。

        他仿佛只是休了几天假,根本没有人注意,更没有过问和他同去的人的下落,这让他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文物进了地下仓库,还是要分门别类,拆箱,拆开,放入到相应的地下仓库之中,秦舞阳和一帮年青人负责的是石碑类的文物登记,拓印。

        意外发生在最后一天,一个巨大的木箱子被送进来时,秦舞阳的手镯又一次开始发热了,而他又有了春天的感觉。

        秦舞阳强自镇定,确定不是其它情况引起的,他看了一眼电脑里登记的石碑名称,明萨真人经文,出土地点,济水县清源济渎庙北遗址。

        那是一个巨大的石碑,背面刻着汉字,后面却是符篆,更让秦舞阳惊异的是,那些符篆似乎连在一起,在慢慢流动。

        他找了一个毛巾,装着擦拭上面的灰尘,认真感受那些符篆,这些符篆似乎和山洞里的符篆非常相似,有着非常大的关连。

        这绝不是普通的符篆,秦舞阳能感觉到里面强大的力量。

        他身体里的气息开始急速运转,他的手指间发出一道微弱的雷光,闪耀着非常细微的蓝色火花。

        夫则二气不在二气,而在吾身。五行不在五行,亦在吾身。吹而为风,运而为雷,嘘而为云,呵而为雨,千变万化,千态万状,种种皆心内物质之。

        天地间一个人踏风而起,以拳作器,雷电大作,他横扫天地之间,他踏水而行,花叶化为绳索,斩龙除妖。

        “这是萨真人的五雷大咒碑,原碑就在你工作的太虚宫,可惜的是原来的碑文早就佚失了,这是一幅后人仿的碑,唉,小秦,你听没听见我说话。”头发皆白的博物馆林馆长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秦舞阳的身旁。

        他听人说,保安公司的秦主任擦石碑时发了薏病,一动不动望着石碑,嘴里还说着什么,身体还不停地扭,急忙放下手头的工作赶了过来。

        这林主任是个老文物工作者了,九崮市地面地上的文物他都如数家珍。

        秦舞阳只是笑笑,他似乎有些虚脱,五雷大咒,这似乎是道家神霄派的秘法,在他眼里,那是装神弄鬼的东西,可这一次,他竟然感觉到了一种意念。

        如果说,太虚宫下面的符篆他只是感觉到里面奥秒无穷,仿佛一篇鸿鹄巨制,而无法理解什么内容,而这就是几个音符跳动的短章。

        只是这短章竟然是拳法,越来越清晰的拳法。

        一只护送文物古迹的车队在路上遭受了变异兽的袭击,死了三个人,包括保安公司的一个副总经理,张卫国也在这一队里,幸运的是,他留守在县城文管所,毫发无伤。

        陆陆续续的有人以各种原因离开了保安总公司,但有更多的退伍军人,青年学生,甚至年青工人参加了进来,他们甚至开始接替警察进行执勤,秦舞阳也被编入一只保安大队。负责城东区部分地区的巡逻警戒,有时还要参加市区防线的治安稳定。

        也有一些人,举家迁往更大的城市,很多人相信,九崮市这样的中小城市,迟早会放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