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诸神永桓在线阅读 - 第一卷第十一章 我要进步

第一卷第十一章 我要进步

        他并没有再回太虚宫,但从电视新闻上能看到,由于过度采集地下水,形成的地下空洞坍塌,面积达七千多平方米,太虚宫主殿,包含珍贵的唐代彩塑都被损毁。

        而在网上,关于此事的评论非常多,大都和前几天的爆炸案联系在一起,按照有人提供的模糊不清的视频,似乎有一个怪物闯进了一座微波中断站,只是这些视频混合在众多的视频中,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有一个视频,吸引了秦舞阳的注意,那是在九崮市附近拍的视频,一个大汉被一群人围攻,他背上的砍刀洞穿了路边一辆轿车的钢板。

        秦舞阳能认出,他就是当天被所谓的方处长,林处长等人抓获的中年男子,他背上的砍刀,类似于螳螂的前肢镰刀,却坚硬锋利异常,搞不清楚是天生的,还是后天嫁接的。

        秦舞阳更关注的是围攻他的一群人,这些人看似普通,却个个身手不凡,三个人一组,两人掩护,一人进攻,非常默契。

        远处明显看出有狙击手,却始终没有开枪,看来对方更想活捉,而不是击杀中年人。

        他明白中年人如此愤怒,如此惊慌的逃命,谁都明白自己被抓着后的下场。

        网上这类的视频很多,多的已经无法根本无法删除。

        秦舞阳的电话响了,却是张卫国的,告诉他明天市里检查计划生育宣传工作,让他准备好材料,顺便让他早点休息。

        秦舞阳连说谢谢,放下电话,正准备出门转一圈,心里却有种不详的预感,他凝视着镯子,却没有丝毫变化。

        他关了灯,把身子蜷缩门口,仔细聆听。

        外面静静悄悄的,只有几只流浪猫在墙角追逐。

        过了几分钟,几只流浪猫突然惊起,没有了声音,然后听见有人轻踩院里的落叶的声音,来的人似乎在低低的调整呼吸。

        秦舞阳心中暗惊,来的竟然不是一个人,而且显然都是硬手。

        他把身子蜷缩钻进了床下,摸了一把铁锹在手里,有人轻轻地敲门,声音很轻,秦舞阳没有理他,只是把身体舒展一下,随时准备给人一击。

        敲了有几下,外面有人轻喝动手,门应声而破,两个高大的身影已经扑了进来,两个人手里都明晃晃的短刀,一个人已经扑向秦舞阳的床,另一个侧身而立。

        秦舞阳一铁锹砍在对方的左小腿上,对方惨叫一声,应声而倒,另一个人已经扑了过来,秦舞阳猛地一掀,把自己的单人床整个砸了过去。

        外面又扑过来一个人,秦舞阳一脚飞起,把他整个踢的飞了出去。

        外面有人厉声喝道:“点子扎手,大家手脚麻利点。”,秦舞阳手里的铁锹直飞过去,那人大骇,侧身急躲,不料秦舞阳随既而至,一拳把他打的飞了出去。

        有人大叫:“来人啊,有人抢文物了。”,院子里的灯都亮了起来,几个保安从前院奔了过来。

        有人吹了声口哨,那些人来得快,去得也快,很快就无影无踪。

        秦舞阳放下心来,这些人虽然也会些拳脚功夫,却都很普通,没有强手,他也没有全力使为。

        几名保安跑了过来,秦舞阳说是几个小毛贼,已经被吓跑了。

        几个人劝他小心一点,现在社会乱的很,有什么事就喊,大家互相帮助。

        每个人的脸上都没有笑容,大家都明白,现在的情况有多糟糕,明明已经十一月底了,往年,这里已经开始供暖了,现在还是阳光明媚,树木枝繁叶茂。

        院子里杂草找的也越来越茂盛,市里号召大家清理杂草,可不过两天,杂草又郁郁葱葱,布满了整个院落。

        城市里如此,城外就更加难以处理,有人居住的城镇,硬化过的道路还好些,一些偏僻的荒野里杂草的疯狂程度让人不敢相信。

        而在南方,情况更令人担忧,有人拍的视频表明,有些偏远的村庄已经难以通行。

        政府也采取了很多措施,如有人就发了视频,在太行山,燕山,秦岭等山脉,政府正在坚固的高山上开辟平地,那些山脉,多以坚固的花岗岩构成,树木很难生长。

        而在城市,用钢筋水泥加固地面,在城市周围修建城墙,把周围小村镇的人收缩至周围的城市之中。

        九崮城里的物价在快速上涨,政府对粮食等基本物资采取了限购,并对哄抬物价的人进行了打击,才把市场平息下来。

        张经理第二天来看了一下秦舞阳,并没有多说什么,秦舞阳也没有提头天晚上发生的事。

        手腕上的手镯也没有变化,这让秦舞阳很郁闷,化戾气,那些来人,手持短刀,铁棍,不是戾气,难道是请客吃饭,谈天说地的。

        可是这上面没有一点反应。

        他知道,这个手镯的秘密远不止这些,他需要知道更多,可他现在却无能无力。

        他要去碰碰运气,哲人说过,困难像弹簧,你弱他就强,你强他就弱,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那么,没有戾气,我就创造戾气。

        第二天早上,吃早饭时说粥太热,把一碗粥撒了一地,还把吃了一半的鸡蛋贴在了食堂的墙上。

        上班时,他把游戏迷小王的电脑电源拔了,把财迷老周的手机摔花了屏,把单位的厕所门堵了锁眼,把所长老朱的中华烟顺走两盒,还差点看了新来研究生的裙底。

        除了那个研究生看他时眼角多了点笑意,手镯上没有一点变化。

        没办法,秦舞阳决定出去想想办法,毕竟,自己现在的做为有点太下作了,实在有辱先人清名,领导教诲。

        这是什么鬼天气,马上就十二月了,还热的直想出汗,秦舞阳本想碰见个坏人,流氓,逃犯之类的,自己来个拔刀相助,可马上就中午了,除了小两口吵架,两个骑电动车的撞在一起,什么意外都没遇到。

        他买了根雪糕,还是老巷道里阴凉,前面有人在哭。

        秦舞阳顿时来了精神,大踏步地走了过去,一个大院子前面停了几辆轿车,车上一个个披红挂彩。

        更让人喜欢的是,车子周围的大汉一个个膀大腰圆,一个个凶神恶煞,有几个露出的胳膊上,还有纹身,怎么看都像电影里的黑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