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南宋之霹雳风云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二十六章 台中海战(三)

第四百二十六章 台中海战(三)

        流求海军不怵跳帮作战,但并不是一定要近身作战。面对前仆后继冲来的海匪战船,廖泥鳅仍然命令优先进行远距离打击,仍然优先使用链球弹。海上风浪摇摆之下,移动中的炮船要击中同样移动中的敌船,实在是困难。即便是实行集火齐射,命中率也不高。海匪的船只也大多有水密隔舱,如果不是被击中要害部位,一两发实心弹根本难以对其重创。

        长长的链条使得链球弹比实心炮弹的命中率高上许多,虽然其对船体破坏力和人员杀力伤弱了不少,但失去了动力的敌船将会变成瓮中之鳖。廖泥鳅不仅只是想取得胜利,更在考虑炮击的效率和战争收益。作为霹雳军的元老之一,他在欧阳轩的耳濡目染下,也学会了从经济的角度来看待战争。眼下战局已在流求海军的掌控之中,俘获更多的船只和战俘,便成了他考虑的核心问题。

        眼下流求发展一日千里,对船只的需求十分巨大。不管是渔业、远洋商业、海外探险还是近海运输都需要大量船只,流求海军也严重缺乏战船。船只的建造如果从零开始,则需要伐木、选材、晾晒、建造、舾装、下水试航等环节,过程十分漫长。海匪船只的航海性能并不差,经过改造后便是优良的民用船只,甚至可以作为战船使用。

        至于抓获的战俘,经过甄别之后,除了少数罪大恶极的处决之外,无罪或轻罪的经过改造之后,可以遴选入海军或商船队。剩下的则进入矿洞服苦役。当然如果不愿意在暗无天日的矿洞服满刑期,也可以选择加入远洋探险队,前往野牛大陆、羊驼大陆和袋鼠大陆。流求公司承诺只要踏上三个大陆土地,其罪行便自动豁免。如果带回悬赏之物,则会荣华富贵加身。

        海匪那里知道在廖泥鳅眼中,他们已成为了俘虏,并安排了去处。他们在督战队的催促下,仍拼命往前冲。此刻在蒲师文看来,虽然流求海军火炮猛烈,但已方船只损失并不大,人员也只损失了三百余人。那些弩炮战船和火炮战船只是桅杆和船帆被毁,失去了动力而已。因爆破船殉爆而炸毁的几十艘船只,只是轻快小船,并非主力战船。自己仍有一战之力,仍有获胜可能。

        在蒲师文的严令之下,海匪战船拼保命往流求战船冲去,双方的阵形又变成了“t”形,战局又进入了相同的循环。即流求舰队用两舷射击之后,继续往外海方向退去,以再次拉开距离。若是海匪的战船逼得近了,则又派轻快护卫船前去阻击。如此几次之后,海匪的主力战船有一半以上被打断桅杆,要么要龟速前进,要么随波飘流。

        随着夕阳西下,天气渐渐暗了下来。蒲师文眼见清晨时还整齐有序的船队,此时已变得七零八落,不由得悲从心来。他此时才明白,战局早已在流求海军的掌控之中,他们是在用类似于蒙古人的骑射战术在围猎自己。再这样下去,只怕到了明日,麾下的船队便都将被打断桅杆和船帆,成为待宰的羔羊。

        思量再三,蒲师文决定趁夜撤退,至于那些失去行动能力的船只和上面的水手,只有听天由命了。眼见海匪退去,廖泥鳅那里肯放弃。他留下一部分战舰解除那些失去动力海匪船只的武装,并将其俘获,自己则率主力舰队航行追赶逃跑的海匪船只,并用火炮一路驱赶着它们往澎湖方向而去。

        蒲师文率领剩下的海匪船一路往南逃窜,在此过程中他虽然曾几次试图转向西边大陆方向,却每每被流求海军堵住去路,就像被牧羊犬驱赶的羊群一样。眼下蒲师文仍有三百余艘船一千多名水手,廖泥鳅麾下只有六十余艘船,士兵也不过一千余人。仅从纸面数据来看,流求海军对海匪并没有优势,反倒处于劣势。

        只不过海匪的三百余艘船中,倒有一大半是运粮船、运水船等辅助船只,战斗船只主要是一百余艘用来跳帮作战的斗船,面对火炮的远距离打击,毫无还手之力。有侥幸冲到近处的,也被流求的轻快护卫船拦截。海匪适合远程打击的火炮战船和弩炮战船,此刻正漂浮在台中的海面上,被流求海军逐一解除武器,押往岸边。

        虽然蒲师文努力维持着船队的阵形,但惊慌逃窜之下,仍然有不少船只掉队。这些掉队的船只多是航速慢的运输船和输助船只。对于这些船只,廖泥鳅下令将其桅杆打断,等待台中方向的船只来俘获。海匪即便水性再好,也不敢在这茫茫大海之上弃船而逃。即便要逃,他们也只有逃往二十余里外的流求岛,而不是逃往二、三百里之外的大陆。

        海匪皆是亡命之徒,那里甘心被一路驱赶,又发动了几次小规模的反扑,无一例外被击退了。流求的护卫船不仅速度快,还装有撞角,将试图偷偷往西逃跑的海匪船只撞得支离破碎。绝望之下,有几艘海匪船只竟然径直冲向东边的流求岛,在坐滩之后弃船逃入丛林之中。对于这些海匪,廖泥鳅并没有理会。饥饿、疫病、野兽和食人生番会对付他们。

        眼见打又打不过,向西逃窜之路又被堵住,士气也越来越低迷,蒲师文只得一路南向。他给手下打气说,只要到了澎湖,便可据岛而守,还可以与台南的孙胜夫部合兵一处。澎湖粮草辎重充足,只需坚持一段时日,待泉州方面的援军一到或沿海制置司水军介入,战局即会逆转。

        蒲师文说出这些话,也实在是心虚。他已经知道沿海制置司忙于对付两淮及山东的战事,根本不会南下。至于说泉州方面的援军,连他自己都不信。虽然蒲氏家族凭着海上贸易富可敌国,但为了此次夺占流求行动,已耗费大半家财。财力稍逊的泉州赵氏皇族更是负债累累。战争可是十足的吞金兽。

        即便钱财不缺,人手船只也是问题。攻打流求的二万人,除了蒲氏家族最精良船只水手和赵氏皇族最精锐家丁,也有东南沿海最凶悍的海盗。就连这支不逊于官军的战力也拿不下流求,放眼大宋周边,怕是没有水上力量能火中取粟了。蒲寿庚即便能量再大,也绝无可能在一年半载内组织起救援力量。

        只不过,气可鼓而不可泄。蒲师文清楚,如果手下知道了真实情况,那么就不是一哄而散那么简单了。那些斗船上进行跳帮作战的海匪,都是雇佣而来的亡命之徒,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主。如果他们知道自己可能拿不到卖命钱,绝对会哗变。

        强忍着内心的惶恐不安,蒲师文指挥着残存的船队前往澎湖。随着距澎湖越来越近,他的心绪也舒缓了不少。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