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贴身龙卫:保护我方傻白甜在线阅读 - 第40章 渺小感

第40章 渺小感

        小月作为旁观者率先回过神,飞起一脚踢向段曦。段曦另一只手轻松拨开,但也不得不松开了西装女的手。

        段曦冷笑,犹如地底升起的恶魔般阴森可怖,连双目都开始泛起赤红之色。

        “刚才让你们走,你们却要留下来杀人。现在我改了主意,那就都不要走了吧。”

        “别,段大哥手下留情!”小月怂了。

        西装女却咬了咬牙,暴然推开小月,于是小月像断线风筝一样被她推开了数米远。

        “你赶紧走,不要管我!”西装女说着,再度飞蛾扑火般扑向段曦。

        根据双方实力对比,西装女意识到要是小月再不走,两人都得被留下。

        小月泪汪汪不想走,却被西装女怒骂。于是擦了擦眼睛里的泪水,奋力逃向黑暗之中。

        段曦想追,却被西装女拼死拦住。

        段曦出手如电,再度抓住了西装女的手臂,但却是完好的那只。后者以为段曦要故技重施,所以全力应付那诡异的折断手法。

        哪知段曦根本没那么做,反而凭借气劲的绝对压制,硬生生将她甩了起来!

        高高抡起,暴然摔打向地面!

        啪!

        啪!

        啪!

        如同软棍抽打地面,一次次重击。而身为“软棍”的西装女毫无反手之力,连续几次摔打之后便昏厥过去,身上也多处骨裂。

        不是段曦毫无怜香惜玉之意,而是他现在脑袋里面已经全然失去理智。满腔的情绪犹如火山般爆发,疯魔般无法自控。

        直到这时,红山茶也缓缓复苏过来,两个受伤的青虬战士也起身握枪逼近。

        “你……恢复了?”红山茶被段曦救了命,但问这话时候竟隐约带着惧意。

        段曦没有回答,双目中的血丝缓缓褪去,忽然“哇”的一声,一大口黑色喷了一地。

        然后他双腿微微一软,一头摔倒在地上,昏迷不起。

        他刚才哪是什么恢复,而只是强行逆转经脉,不要命地催动了本不能调动的气劲。虽然逆天般的提起了气劲,但经脉的损伤却更加严重。

        但他若不这么做,红山茶等人全都得死,他本人也得死。因为从西装女出手狠辣程度来看,她说要杀光众人,就绝不是吹嘘。

        红山茶等人匆匆将段曦和摔昏的西装女拖到房间里,并把西装女反铐起来。

        足足数分钟后,段曦的脸色开始浮现一点血色,呼吸也渐渐恢复正常。

        缓缓睁开双眼,段曦又吐了口血,反倒状态好了不少。

        红山茶:“你是强行提气啊……当然,就算能强行提起来,也已经非常出乎预料。但这次强行提气之后,你的身体怕是更差了吧。”

        “亏大了……”段曦虚弱地说,“希望总部守诺,给我调配医疗资源,你可为我作证,这是标准的工伤。”

        “你还有心说笑,跑了条大鱼。”红山茶指的是小月。

        怪我吗?段曦心道。来之前我就说等万木秋一起出手,毕竟老万的实力比红山茶强,一个人也能对敌西装女。而且,万木秋那边还有四位青虬战士。

        红山茶非得那么自信,现在却只字不提自己的过错,段曦也懒得跟她计较。

        “好在抓住了这个女的。”红山茶踢了踢重伤昏迷中的西装女,“假如看实力的话,搞不好她才是如意真仙。”

        传闻之中的如意真仙实力强大,已经达到气境中品。而刚才这西装女表现出来的气劲强度,甚至说达到中品巅峰也不为过,相当凶残。

        相反,小月反倒和红山茶差不多,大约初入中品的样子。

        和凡境划分一样分三等,气境也分上品、中品和初品。能达到上品之境,无不是威震一方的大能。就算是初品,也较之任何凡境都有巨大优势。

        比如夏荷号上那位秦红线,大概率就是气境初品,但也已经被高乐集团奉为上宾。

        总之这次上头为了保险起见,一下子派出了万木秋和红山茶两个气境中品,外加可缠住两个气境初品的八青虬。本以为会手到擒来,哪知若不是段曦拼了一条老命,竟又可能是覆没饮恨的局面。

        想想都后怕。

        可红山茶却毫无后怕的自觉,事先责怪段曦“气劲丢了导致勇气也丢了”,事后却又以抓住西装女来安慰此次行动没有失败。

        问题是,西装女是你抓住的么?

        更重要的是,八青虬还死了一个。

        红山茶:“把这毒妇泼醒!”

        一盆凉水下去,西装女终于缓缓睁开了眼,并快速想到了自己现在的局面,不禁苦笑。

        红山茶:“如实交代吧,免了我们费事,你也少受皮肉之苦。龙卫的名字你该听过,至少有十几种让你开口的刑罚。”

        但西装女就是死活不开口,眼神之中流露出的都是不屑。那意思很明显:是你凭本事抓的老娘吗?你得意什么!

        当然,        这份倔强又换来了红山茶的猛踹一脚。

        随后让钱士恭出来辨认,钱士恭确认当时接头的应该是她。虽然当时蒙着脸,但这双眼睛非常相似。

        相反,小月那眼神却是清澈的呆和单纯的萌。

        “你应该就是‘如意真仙’赵如意吧。”红山茶冷笑,“否认也没用,带回总部之后,你会开口的。”

        但西装女这就开口了,却不是招供:“你以为自己这就赢了?我妹妹(小月)既然跑出去了,就意味着你们的行动并未胜利!”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响起了枪声,划破了宁静的夜空!

        不是偶尔一两声,而是激烈的、密集的枪声,似乎是极大规模的武装行动。

        红山茶色变,西装女却哈哈大笑起来。

        段曦虚弱地走下床,打开窗户听了听,枪声应该发生在西城,距离此还有好几公里。

        西城有什么?老市区,以及老工矿和新垦的农场。那里并非丹江城的经济、文化或政治中心,但枪声却从那里爆发。

        段曦俯身道:“你们准备在丹江城里发动暴动,但准备并不成熟。只是因为今天这件事,小月才不得不提前发起了这场暴动,对吧。”

        西装女虽然没说话,但从她的表情可以看出,段曦说中了。

        与此同时,岚烟楼里也已经乱作一团。客人们纷纷下楼询问,却发现大厅里都是打斗痕迹,还有一具尸体。

        再加上外部纷乱的枪声,无不让人心乱如麻。

        沐柔也从楼上下来了,并无意间找到了段曦。本以为找到了依靠,却发现段曦已经虚弱无比。

        “你又怎么啦!”沐柔几乎快吓哭了,手忙脚乱地在他身上胡乱检查,虽然她在医学上啥也不懂。。

        “没什么,这不好好的吗?”

        “丹江……也要沦陷了吗?”沐柔忽然觉得自己好倒霉,老家东海沦陷了,现在自己刚在丹江稳定一些,这城市竟又要乱起来。

        “不一定的。”        段曦第一次主动搂住了她,给了她一些鼓励和安慰。而在这种身处异乡的无助时刻,沐柔也倍加孤独,似乎只有身边这个男人才能值得信赖。

        所以,她也没有躲开,像小鸟一样静静依偎在段曦身边。

        一旁的红山茶皱了皱眉,哼哧了一句“腻歪”,便焦躁地走来走去。她现在心里也很没谱儿,只等着万老大那边的消息。

        就在这时,枪声似乎更加密集。段曦和沐柔探到窗外一听,发现这次多出来的枪声来自于市中心偏北一点。

        “保安旅司令部的方向!”

        假如驻军都发生了乱子,那形势可就真的没法收拾了。

        偏偏在此之前段曦就曾预判,无论治安司还是驻军,都可能有曙光组织的渗透。

        西装女笑得越发得意:“傻眼了吧!连驻军都乱了起来,整个丹江都得翻天覆地!现在是你们抓我,呵呵,等天明之后或许你们才是逃犯!”

        东海沦陷之后,原来市政厅以及下属各司的工作人员,甚至于驻军里面坚持抵抗的,都成了通缉打压对象,有些甚至还被乱枪格杀。

        当然,死于乱战之中的平民更是不计其数。

        那么,今夜的丹江又将如何呢?经此一夜,自己认识的一些人,包括千禧集团的同事,会不会出现再也无法醒来的?

        这是这个时代的悲哀,段曦也奈何不得。望着外面的深空,他第一次无比希望能够回到前世那个安静祥和的世界。

        而且他还忽然意识到,在这种纷乱大世面前,太多的人都显得如此渺小。

        自己和常人相比已经算是强者,但又能改变什么?甚至就算将来有可能修复了身体,恢复了气劲,也无非是一把更加锋利的刀,能劈碎这个凝重的时代吗?

        沧海横流的大世面前,自己能做的非常有限。

        甚至一旦乱枪四起,数不尽的乱兵乱匪面前,自己哪怕想要保护身边区区一个女子,也是非常困难的吧?

        一种无力感油然而生。

        好在傻白甜还浑然不觉,依旧觉得躲在他身边还挺安全。

        也或许自己达到几大家主的位置,或者康震那样的位置,才能在这乱世之中有些纵横捭阖的资本。

        那么,更往上的存在呢?

        努力吧段曦,为了自己,也为了自己在乎的人!

        虽然目标看起来遥远,但陈安歌不就在一步步征服这个目标的路上吗。

        当然一想到陈安歌,段曦又有些头大。假如自己平安熬到明日,还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高冷的女总裁。

        收拾了情怀,段曦转身道:“茶姐,马上转移吧,回你们定的那家酒店!小月知道我们在这里,一会儿但凡她能带一些人马出来,就可能给咱们杀个回马枪。”

        /132/132913/313336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