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加持年华在线阅读 - 第76章 合资办厂(二)

第76章 合资办厂(二)

        “但我知道,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岛国,与贵国的贸易存在很大的顺差,这种现象我想,贵国不可能一直容忍吧?!……”

        范建新很清楚,作为二战中崛起的超级强国米国,是一贯善于玩着打击“老二”的游戏,八十年代中期,正是米国打压岛国的时期。

        “汤姆森先生,我不知道现在投资什么股票合适,但影响航空类股票的不确定因素太多,我不建议你投资!”

        范建新心想,我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你要真作死,那就是你的事了。

        汤姆森听范建新这么说,竟从手提包中拿出了五捆美元现钞,递到范建新的跟前。

        “我知道,你们华夏人喜欢现钞。若是这次你能指点我买股票赚到钱,除了这5万美元之外,按你们华夏的习惯,我另外再给你一个大红包……”

        “汤姆森先生,股票投资的风险太大。你要想挣安稳钱,又能作为一个事业来做,你可以投点资金入股我的农机设备厂……”

        范建新就跟汤姆森,详细的谈起创建“龙腾”公司巉州农机设备厂的事。

        “八十年代以来,华夏政府力求解决国人的吃饭问题,农业现代化是第一位的问题,土地承包制的推行,小型化农机设备正有了难能可贵的市场。我们兴建小型农业生产机械、农产品加工机械正符合国策。估计投产后,一年多就可以收回投资成本;每年的复合收益率应不低于40%......”

        听范建新这么说,汤姆森来了兴趣,年复合收益率能超40%的公司,就是一个传奇。

        他相信范建新这位东方的先知有这个能力,可听范建新说只要他投资5万美元,就有点兴致缺缺。

        “这只是‘龙腾’公司巉州农机设备厂的第一个项目,紧接着将创办生产小型拖拉机、收割机,甚至小型农用飞机等分厂……”

        “你有多少资金,我不能将其用于一个亟待发展国度的产业投资?……汤姆森先生,这只是第一期的投资。”

        说白了,范建新现在最想引进的是汤姆森就职的米国约翰迪尔公司,农用机械小型面粉加工设备的流水线。

        随着华夏农业包产到户的普遍推进,农村急需大量的小型粮食加工设备。

        只要能生产出来,不愁卖。

        从小型粮食加工机械入手,再逐步扩大到其他农用设备,为华夏这个农业大国早日走上现代化,添砖加瓦。

        范建新又跟汤姆森谈了今后几年华夏经济的走向……

        谈到具体办厂的事宜,在股权方面,俩人又沟通了一会。汤姆森嫌他占的股份太少,范建新答应汤姆森以后纽约股市有投资机会,会提示他如何投资的,合资办厂的事才算谈妥。

        “那这5万美元,就是入股你公司的钱了。我看你,还是赶紧研究一下米国的股市,那里可是有赚钱的捷径……”

        汤姆森知道,跟着眼前这位东方小子混,肯定是不会吃亏的。

        “你看看,我这边还要上学,实在没有多少时间研究股市。不过我答应你,会提示你一次何时入市的。现在,我只能说,你不能投资航空类股票,这是良言,请相信我……”

        范建新心想,你想的是让我指点你投机股票,这事可不能再干了,要干也是我独自一人,适当的时候给你一点汤喝喝吧。

        前两天,他跟米国微软公司的创始人比尔盖茨通过电话,了解到由于他的投资,微软原先制定的申请在纽约股市上市融资的计划,延期了。

        这是一个很及时的警示!

        他可不想因他的行为而引发一场他不可控的蝴蝶效应,从而改变整个世界的历史进程。

        否则,他这个重生者的优势便荡然无存!

        他之所以要拉汤姆森入伙他的农机设备厂,主要为了行事方便,有着合资的旗号,巉州各个部门都会开绿灯。

        这时候的华夏,物资极度匮乏,基建材料没有有关部门的批条,很难买到。

        想建工厂,纸上谈兵还行,真要投建,比挖藕都难。

        最起码,打办室不会卡了。

        范建新理了一下思路,说:“汤姆森先生,既然你已参股了‘龙腾’公司巉州农机设备厂,那么所有的办厂手续和筹建工作,你都要积极参与……”

        汤姆森点头答应,他也清楚范建新拉他为合伙人,就是想借他米国人的身份。

        他在华夏一直受到超国民的待遇,满眼都是阿谀奉承的目光,和低三下四的接待者。

        他来华夏工作,得到的最大满足就是被奉为上等人。

        凭着他的大鼻子、凹眼……的面孔,和米国老外的身份,他在华夏可以横着走,被这里的人们视为移动的外汇银行。

        但,只有眼前的这个东方神秘的小子,让他清醒自己,只是一个平凡的人,一个苦逼挣扎的芸芸众生之中的普通人,一个差点被股市榨干血肉的投机人……

        范建新愿意带他合资办厂,怎能不是一种幸运?

        二黑子被范建新喊了过来,听范建新说让他协助汤姆森在巉州兴建一家农机设备厂,一脸的兴奋。他那生下来就垮塌的鼻子,都微微上扬了,那张扁平又庸俗的黑脸,激动的涨得紫红。

        “我知道你不想读书,本想让你通过读书,能上一个层次高一点的平台……就你现在的状态,我的希望落空了。现在,让你跟着汤姆森先生去办农机厂,你乐意吗?”

        “正中下怀!求之不得……”

        二黑子的高兴言于意表,手足恨不得舞蹈,像是受着深重苦难的奴隶,忽然,获得了一张解放证书似的!

        有汤姆森参股,办厂的诸多繁琐事,迎刃而解,而范建新乐意做幕后的指挥者。

        汤姆森的5万美元以40万计,被范建新换下来。他出资50万,占农机厂51%的股份,汤姆森占30%的股份,二黑子和华伟每人各拿出5万元,各占了9.5%的股份。

        看起来汤姆森似乎吃亏了,但实际上,他占了大便宜。一旦工厂的产品上市,那将是怎样的一种疯狂?!

        这一点范建新十分的清楚。

        包产到户的农民,为了提高产能,对农机的渴求是空前的,买大型农机设备是没有能力的,而小型农机正适合。

        接下来,由汤姆森带着二黑子飞往米国,与米国几家零配件工厂商谈购买制造小型农业生产和农产品加工设备的各种电机、部件等事宜……

        目标要达成所有的部件,在华夏码头钱货两讫的协议,横跨太平洋的运输,范建新可不放心。

        此时华夏国内,还无法生产先进的小型农机设备的核心部件,即便是普通的零部件,质量能不能过关,还是个问号。

        所以,第一批农机产品的部件,全部准备进口,以后视情况,再考虑从国内购置。

        现在,范建新创建的这个工厂,说白了,更像一个农机代工厂,一个将零部件组合的组装厂。

        这样,产品的利润,大部分被米国的制造商攫取。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当然,范建新不会让这样的事一直持续下去,他会想办法解决国内基础工业水平不足的问题。

        汤姆森投资股票的事,范建新不再过问,准备等到年底时,给他指明一个大致的方向,不再涉及具体的买哪只股票的事宜。

        有些事,也许冥冥之中早有安排,他不想过多的干涉……

        看起来就跟稚子闹着玩似的,一会功夫,投资百万元的一家农用机械设备工厂,就在老师的办公室里谈妥了。

        范建新与汤姆森全程都是用英语交谈的,但与二黑子说的却是汉语,他们谈的事还是被老师们弄明白了。

        这惊吓到巉中的老师,也惊骇了巉中的同学!

        犯贱的“犯”,不再是犯贱的“犯”,而是范儿的“范”。

        范建新在老师和同学们心中的地位,随米国老外的到来,在学校里水涨船高。范建新的小身板,引来了不少女生的关注和青睐,也引来一些男生的嫉妒,当然,也少不了巴结的。

        叶贞看范建新的眼神更加的炽烈,小妮子的那点小心思,在油腻大叔心灵的显微镜下,一览无余;就连那位不言苟笑的冷脸美女,汪小兰,在直面范建新的时候,也收起了冷脸……

        现在,在学校里,敢对范建新冷脸相待的只有夏罗可。

        他很擅长隐藏自己的感情,可脸上的阴坏之意,在看向范建新时,时不时的会有所流露。

        不知这小子又在憋着什么坏呢?

        当然,范建新也不在乎……

        二黑子临跟汤姆森赴米国时,范建新对他说:“你说我的英语是到米国学的,这次看你的了......”

        二黑子小眼露出憧憬,在他的意识里,只要人到了米国,当地话很快就能学会。只要在米国待一段时间,他就能像新仔一样说一口流利的英语。

        他哪知道,范建新两世为人才有今天的水平。

        “你去新华书店买一本《英语口语九百句》带着,不然,你会抓瞎的!”

        ......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五月份到了。

        “五一”国际劳动节这天,高三年级也放了假。

        这天,范建新一早去了一趟正在勘探、筹建的“龙腾”国际贸易公司巉州合资农用设备厂。

        这里原先是巉河边一片砾石丛生的荒芜滩地,是范建新选中的,被市府批准为他们的建厂用地。

        今后这一带,将作为巉州引进外地投资集中建厂的地方。二、三十年后,这里将成为令世人瞩目的工业园区。

        不过,目前作为华夏大地改革开放相对落后的巉州,现在还没有引来外资。

        要算有外资参与的,范建新筹建的农用设备厂是第一家。

        这块荒芜的土地,是办厂绝佳的地方。

        紧邻巉河,三面是贫瘠的农田或荒滩,土地成本极低,离省级公路不远,尤其是水运很省钱、省事。

        工业用水可直接从巉河中取;

        排污......更是十分的方便。

        如果没记错的话,范建新记得,这附近所建的工厂直接向巉河中排污,直到20世纪末才开始限制和治理……

        生产农用设备的工厂用水不多,排污也少。

        但,范建新清楚,即便这样,所产生的污水重金属的含量也非常高,危害极大。他没有图省事,图节约成本,而是坚持让建筑设计师,在厂区设计一套循环水体系,预防厂里排放的含重金属废水,污染巉河。

        这,无疑增加了建厂的费用。

        就连市里派来的技术监督人员,对此也是非常的不解。

        现在,人们根本就没有环保的概念。

        直到九十年代末,巉河成了一条让人头疼的臭水河,人们才慢慢的有了环保意识,才开始治理巉河……

        为这,范建新中午回家迟了。

        范建新以为赶不上饭点喽,却发现家里来了几位中年客人,此时正吃喝的欢呢。

        这种场面,范建新不是第一次见,不用猜,也知道他们准是父亲的老战友。

        好闻的酱香型酒气,老远就能闻到,让范建新很是讶异。老爸招待客人的酒,档次提高了呀。

        忽然,一个不祥之兆笼上了心头!......

        wap.

        /82/82326/313335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