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神权之上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八章 焦尾县

第九十八章 焦尾县

        凛国,定秋山,焦尾县。

        焦尾县盛产梧桐木,梧桐木可制琴。

        焦尾县的村民,也多以制琴为生,为凛国有名的琴县。

        入了焦尾县,行于长街上,大街小巷,家家户户,便可见各式古琴。有专制琴体者,有专制琴弦者,有专制弹琴扳指者,还有调琴者,奏琴者。

        各类古琴更是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七弦琴,五弦琴,马头琴,竖琴,不一而足。

        样式繁多,伏羲式、仲尼式、连珠式、落霞式、灵机式、蕉叶式、列子式、伶官式、蕉叶式、神农式、响泉式、凤势式、师旷式、亚额式、钟离式诸般荟萃,甚至还有专门为武者配备的剑琴,刀琴等等。

        琴内可藏刀剑,琴弦可为绞索。

        只要你有需要,我便可为你造来!

        雪方晴曾来过此地,驾驭轻熟。

        这刻引领大家,侃侃而言:「我曾于此地求琴,鹤鸣秋月琴,琴身古朴,造型精美,端的是一把好琴。得手后奏谈一曲,自以为琴技出色,却不料在此地,竟是普通,只落个贻笑大方。」

        制琴师们亦善琴,此间能工巧匠多,奏琴的好手也多。

        雪方晴自认琴艺出色,来了此间,方知是井底之蛙。

        琴虽求到,琴心却破。

        这刻道来,一时唏嘘不已。

        卢少扬笑道:「没想到雪仙子竟也有这般惨痛经历。」

        雪方晴便盈盈一笑:「卓君彦是对的,哪里来的什么仙子,终不过都是凡夫俗子。江湖抬爱,夸大其词,久而久之,便真以为自己是仙了。终要有人迎头棒喝,让你见过那惨痛现实,方知自身不堪。我也曾心怀大志,以匡扶天下为己任,却终知自己什么都不是。我所遇到的惨痛,算什么惨痛?不过是一点小小教训,却也有好处。」

        苏雁语问:「从此自省己身?」

        「不。」雪方晴答:「努力练琴,务必要打败那些家伙。待我琴技有成后,便再来此地,打败当地所有琴师,然后焚琴,扬长而去。」

        众人惊讶:「这是为何?」

        雪方晴答:「焦尾县终不过是制琴县,不是天籁县,打败一群制琴师,有何可傲?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所学驳杂,永不可能在此道上成为最好。既如此,不若见好就收,否则还等那真正的出色琴师来碾压我吗?落一个多才多艺名,已堪足矣。砸一件宝琴留传说,亦算佳话。」

        众人听的拍掌大笑:「好狡猾的仙子!」

        雪方晴或许是盛名太过,亦受盛名之累。

        正因此,众人看她,多有意无意的疏远之。

        或许是意识到了这点,雪仙子也弃了身段,放了架子,接了地气。

        这刻一言一行,不是天上仙,而是诡黠女,不惹人厌,反招人亲。

        只可惜,此等妙女子,终属卓君彦,心虽近,人仍远,不敢过近。….

        唯归小猫不在意,忽闪着大眼睛看她,道:「我开始有些喜欢你了。」

        雪方晴便道:「刻意讨好,不惹你生厌便好。」

        归小猫诧异:「你刻意讨好我?」

        雪方晴悠悠叹息:「我身中百岁花,只有卓君彦能救。我虽有意献身,他却无意折花。唯今之计,只有讨好你才有机会。总需你这大妇点头,我才有入门的机会。」

        一句大妇,使归小猫心花怒放。

        众人嗟叹。

        多少人垂涎的雪仙子啊,如今竟要为了爬上卓君彦的床而努力。

        何其讽刺。

        果然权势之人,最不缺的便是这个。

        归小猫看雪方晴则只觉

        得顺眼许多。

        说来也怪,她其实一开始就是对雪方晴充满敌意的——她在床第之事比羽未央看得开,男女情事反没有羽未央看的开,也是奇妙。

        但不知为何,在接触了雪方晴后,就莫名的总对她有种亲近感。

        如今雪方晴又对她显然别有不同,待她格外好些,心中便更是觉得舒爽,只觉得让她跟随卓君彦也没什么不好。

        便道:「对了,你今年多大?」

        「22。」雪方晴回答。

        「我21,你比我大一岁。但是你得叫我姐姐!」归小猫得意道。

        雪方晴笑道:「那也得入门之后,现在无名无分的,这么叫,岂不让人笑话?不如你我先姐妹相称,你可愿叫我一声姐姐?将来若有幸,再对你称小?」

        归小猫想想也有道理:「好啊!姐姐!」

        雪方晴便甜甜笑了起来。

        这一笑,若春花绽放,便胜却满园花开,更有无边怜惜意。

        这刻说话间,已至间留坊。

        间留坊,此间制琴作坊之一。

        坊主邹瑞,便是归小猫此行目标之一。

        间留坊不算大作坊,在此间只是普普通通一小地。

        入了坊,只见一名学徒正百无聊赖的闲坐,四周墙壁挂满各种未完成的梧桐木琴。

        见了归小猫他们过来,那学徒懒洋洋道:「客官可有什么需要?」

        归小猫直接道:「我要见邹瑞。」

        后进中已走出一名青衫文士。

        手中一酒壶,颌上邋遢须。

        明明一表人才,偏生醉生梦死。

        看看归小猫等人,醉意熏熏:「我是邹瑞,找我何事?」

        归小猫看看邹瑞,转头对任平生道:「此人到与你相似,一样的不修边幅,一样的不着调。」

        任平生长叹一生。

        自己此来,就没少被这徒弟挖苦过。

        做师父做到这步,也算跌份儿。

        邹瑞诧异看归小猫:「你这人,出语好生无礼。」

        归小猫直接道:「找你有事,你可知道邹新志?」

        听到这名字,邹瑞面色一沉:「先祖。」

        归小猫笑道:「那就对了。」

        邹新志,前任宿主之一!

        自从知道了卓君彦的事后,归小猫每到一地,必查县志。….

        结果在苍龙县,还真让她找到了。

        天庆二十八年,即距今八十八年前,此地出强梁。

        嗜杀,好战,威霸四方。

        正如卓君彦判断的,绝大多数宿主,走的都是盗匪路线,只因最得逍遥,最易威慑。

        邹新志便是其中一个。

        归小猫之所以确认他是宿主,是因为他符合宿主的几个基本特性。

        一行事张狂要威慑。二寻求九门心法。三崛起速度极快。

        这三点,基本就是宿主的写照。

        此人存在的时间不长,根据历史记录,他是在后来攻打州府时突然销声匿迹的。

        也就是说,他只活到了第三次使命,且未完成便死亡。

        死因未知,可能是因为星灵晶,也可能是因为天命对决。

        而归小猫之所以感兴趣,是因为这个人是少有的,没被找后账的。

        林比丘之事,揭晓了一个事实。

        就是星火盟在猎杀宿主后,并不会就此收手,而是继续猎杀他们的后代,追索所有的一切。

        这也是为什么历史上很难找到具体资料的原因。

        他们在主动消弭这段历

        史,无论是需求,还是那帮肮脏手段,都有必要予以抹除。

        但邹新志却是个例外。

        他的事,公然出现在县志上,甚至还公然记录了他有后人存在,且未遇到什么麻烦。

        一切反常皆有异。

        既然邹新志的后人可以好好的存活,那说不得就有些什么好处。

        归小猫不知道会有什么好处,但为了卓君彦,不管有没有,都是要来走一遭的。

        她直接道:「你的先祖,给你留下了什么?」

        听到这话,邹瑞面色一变:「你这人,好生无礼!」

        归小猫笑:「我不是在与你讲道理。」

        黑洞洞的枪口已顶在邹瑞的额头:「可要我为你解释此物作用?若看不懂,我也可换刀剑。」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安装最新版。】.

        缘分0

        /91/91110/209750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