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聂少的落跑前妻在线阅读 - 第272章 真正的英雄(一)

第272章 真正的英雄(一)

        安然抱着大公仔,窝在真皮沙发里,好像听故事一般,听阿豪讲述那个神秘的暗岛,还有聂苍昊在岛上的经历。

        暗岛是专门为世界顶级大佬培训保镖和杀手,或者顶尖的影者和国际雇佣兵。为了保证培训效果,所有参加初级培训的人员年龄不能超过十岁。

        与世隔绝的岛屿,暗无天日的训练,严酷的竞争压力,对孩子的健康成长极为不利。正常家庭几乎没有人愿意把自己的孩子送到那种地方,所以那里的孩子全部都是从各地拐卖诱骗过去的。

        聂苍昊被辗转卖到了暗岛,那年他才四岁多一点。

        暗岛虽说对孩子的最低年龄段没有硬性规定,但毕竟不是育婴所。低于七岁的孩子并不适合这种高强度的训练,容易夭折。

        但是聂苍昊天赋异禀,不但体质特别好,而且特别聪明,有过目不忘的本领。

        十岁以下的初级学员都以学习为主,并不参与血腥殴斗,否则四岁的聂苍昊肯定打不过七岁的竞争对手。

        暗岛有条不成文的硬性规定,每一轮激烈的竞争,淘汰者只有一个下场——死亡!

        聂苍昊跟在年龄几乎比他大一倍的哥哥姐姐后面,努力学习,努力参加每一轮竞赛,居然没有被淘汰。

        就连对他极不友好的力量训练,他也能勉强达到及格线。

        他能在最初阶段活下来,白绫功不可没。

        七岁的白绫对四岁的聂苍昊极为照顾,而且就是她主动向监督者申请将聂苍昊的体能训练改成跟女生一样的规格。

        岛上男生和女生的训练考核标准不一样。女生受体能限制,各种训练考核不可能赢过男生。如果一视同仁,她们将会在满十岁后参加第一轮血腥殴斗时全部被淘汰。

        女性力量体能甚至反应速度都逊于男性,但她们作为保镖或者杀手也有男性无法企及的性别优势——更具有迷惑性!

        她们纤弱美丽的外表更容易让目标放松警惕,反倒更容易成功。

        经过白绫的努力,监督者终于同意让四岁的聂苍昊跟七岁的女生一起训练考核,白绫照顾他也就更方便了。

        聂苍昊吃饭慢,每次都抢不到第二份,长期饿肚子会让他营养不良。营养不良又会导致体能不足的恶性循环。

        每次吃饭时,白绫都玩命般胡吃海塞。她抢到第二份饭菜时,大半会分给聂苍昊,自己只吃少部分。

        就这样,聂苍昊在她的庇护下顺利长到了七岁,直到参加第一轮的血腥殴斗。

        七岁的孩子仍然比十岁的孩子矮一截,但是年龄的差距毕竟没有四岁和七岁悬殊那么大。

        监督者不肯再通融,坚持让聂苍昊加入到男孩的队列。

        他需要跟比他高半个头的男孩子比试体能和武力值,好在他没有输。

        第一轮竞争结束时,聂苍昊浑身是血地倒下了,是白绫背他回宿舍。

        她打来清水帮他清洗伤口,帮他敷药。她省下自己的饭菜,拿回来喂他。经过她一段时间悉心的照顾,重伤的聂苍昊又挺过来了。

        安然静静地听着阿豪的讲述,脑海里出现了两个孩子相濡以沫的温馨画卷。

        那是一个遥远而神秘的地方,一个正常人无法想象的残酷世界。两个孩子互相依靠互相慰藉,手牵着手一起艰难地走过无数的坎坷和凶险,他们一起活了下来。

        聂苍昊的过去,属于白绫。

        安然,完全是个局外人!

        她仍然认真地听着阿豪的讲述,心里却被一种怅然的感觉充斥着:似忧伤似遗憾还有一丝淡淡的嫉妒。

        阿豪说完了聂苍昊九死一生的童年,然后就到了一飞冲天的少年。

        过了十二岁,聂苍昊在男生行列里的各项竞争考核中开始名列前茅;十三岁他已经拿到了005的编号;十四岁拿到了003的编号,十五岁拿到了001。

        直到他十七岁结束全部考核为止,他始终稳居魁首,无人可以撼动。

        安然张大眼睫,惊讶地道:“原来001是名次,不是名字!为什么你也被称为001呢?”

        难道阿豪和聂苍昊并列第一?

        “我跟他不是一届的成员!”阿豪道出实情:“暗岛每隔五年收一批孩子,我虽然只比他小两岁,但我是下一届的。”

        安然明白了:“原来你是第二届的001!可是为什么聂苍昊他们都有以颜色为姓的名字,你却一直被称为001呢?”

        “只有考核结束之后才会由组织赐予姓名。每一个拥有名字的成员都经历了重重考核,从尸山血海里滚爬出来的,暗岛的孩子存活率是百分之一。”

        安然:“……”

        “我只所以没有名字,因为我没有等到考核结束那天,也没有机会被组织赐名。”阿豪如实道。

        安然不解地问道:“为什么?”

        阿豪觑着她,慢慢地道:“因为组织不存在了!我这一届的成员都没有名字,只有编号。”

        安然听得更懵。“暗岛上的组织解散了?”

        那个血腥残忍的组织,居然主动解散了?

        就好像魔鬼主动放下屠刀改修佛道一般,令人难以置信。

        阿豪唇角绽出一抹冷戾的弧度,语气森冷:“那些畜生恶贯满盈,怎么可能主动解散组织,他们只是被团灭了而已。”

        安然瞠目,“团灭?谁有这么大的本事把暗岛团灭了!”

        “墨瑰一直是学员里的魁首,威望极高。他各方面能力无可挑衅,又善于隐藏情绪,很得组织人员的赏识。考核结束之后,他就成为了那一届成员的头领。”

        “组织把很多棘手的任务交给墨瑰分派,他总能以最佳方案完成任务,被海蒂提拔为左右手,放给他一部分实权。”

        安然忍不住问道:“海蒂又是谁?”

        “海蒂是暗岛的最高统治者,一个双手沾满了血腥的老巫婆!她将实权放给墨瑰之后,墨瑰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带领岛上全体成员将那些残害过无数孩子的组织成员全部清理干净!”

        “那一夜,暗岛血流成河……”

        阿豪说到这里顿住,略过了后面的一部分内容,直接道:

        “因为他,我们这些从小以各种方式拐骗进暗岛的孩子终于得到了彻底解放。没有人再逼着我们进行严酷的训练,没有人再逼着我们自相残杀!”

        “如果不是他结束了海蒂的统治,等我这一届成员也拥有组织赐予的名字时,我的同伴们至少得夭折大半!”

        “他是真正的英雄!没有他,我们这些人哪怕通过了残酷的终极考核活下来,最终也只能沦为人形杀器!他让我们都解脱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