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非人类饲养员在线阅读 - 第207章 人不能不睡觉

第207章 人不能不睡觉

        唐柔回去时,阿瑟兰正推着移动箱车,打开舱盖给里面那个小丑八怪晒月亮。

        把人鱼留在海边是一个极为艰难的过程,那条鱼高冷又傲娇,嘴上虽然不说,但紧抿的嘴角已经宣泄出了他的不满。

        尤其是那条漂亮的尾巴,在得知唐柔要离开后,想要上岸,又被她按回了水里,烦躁地拍打着水花。

        唐柔回去后细细地洗了一个澡。

        她感觉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躺在床上好好睡觉了,看着洗手池里掉下的头发,心底一片难过,拿着花洒把那些发丝用水冲走,目送它们滑进下水道。

        然后惆怅得躺到床上,闭上眼,双手交叠放在小腹,准备睡个安详的觉。

        刚酝酿出睡意,身旁的床垫忽然一重,凹陷下去。

        唐柔,“……”

        睁开眼,对上了一双湿漉漉的墨绿色眼眸。

        清冷深邃的面容近在咫尺,明明是森然可怖的物种,非要装出一副可怜又严肃的模样,见唐柔醒来,一把把她从床上捞起来,握着她的手着急地说:

        “柔柔,我们跑吧。”

        唐柔,“……啊?”

        “去只有我们的地方,谁都找不到。”

        阿尔菲诺头发有些凌乱,却衬得那张脸更加禁欲好看。

        顶着这样的面容,作出一副要跟她私奔的样子。

        真的会让唐柔觉得很诡异。

        “不要。”她抽开手,翻身蒙上被子,“自己找个盆泡着吧,我要睡觉。”

        “柔柔……”

        阿尔菲诺又伸手捞她。

        唐柔被再一次从被子里薅出来,像拔出了一颗还没长好的胡萝卜。

        她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内心一片疲惫。

        人不睡觉,会死的。

        这些深海异种到底懂不懂啊。

        青年把她抱进怀里之后,原本的想法都烟消云散了,鼻尖嗅到了一阵又一阵饲主刚刚沐浴过后的香气,像羽毛一样撩拨着他,将他密不透风地缠绕其中。

        阿尔菲诺感觉自己开始不清醒了。

        “我想睡觉了,阿尔菲诺。”

        落在他耳朵里,只能分辨出,饲主叫了他的名字。

        柔柔的,轻轻的。

        让他忍不住伸手把唐柔更用力地拥在怀里,温热的皮肤贴到了他的腰腹,青年脸颊贴上她的额头,快要被那一片温柔的触感烫坏了。

        可就在他沉浸在这一刻的美好当中时,被人一把推开。

        这一下骤然清醒过来。

        也让他终于听清了唐柔的话,“你不要再任性了,我真的要睡了。”

        任性?

        他怔怔地,看到了女人露出发丝下的耳垂。

        带着一点浅浅的咬痕。

        唐柔沉沉睡去,睡得还算好。

        后半夜因为口渴才辗转醒来。

        天还没亮,她坐起来喝水,却被床旁边的影子吓了一跳。

        青年没有走,背对着她坐在地板上,没有说话,高挑的身材向下蜷缩,乍一看,像房间地板上多了一个摆件。

        唐柔捞过杯子,喝了两口,又放下杯子,没有刻意减小自己的动静。

        可青年始终没有回头。

        感觉有点不对,平时他察觉到唐柔醒来,肯定要贴过来挨蹭蹭黏糊一大通。

        扯过被子,躺在床上,唐柔闭上眼,有点睡不着了。

        又翻了一会儿身,青年还是没来找她。

        真的有点不对劲了,今天这只章鱼怎么那么沉得住气?

        唐柔坐起来,忍不住问,“你怎么了?”

        青年身体一僵,却没说话。

        “阿尔菲诺?”

        唐柔掀开被子走下床,伸手去扒拉他的肩膀,可他仍就不愿意回头,固执地背对着她。

        “诺诺?”

        肩膀僵了僵,终于有点松动。

        感觉,还是想被她哄的。

        唐柔扳着他的肩,把他转了过来。

        苍白的青年垂着头,墨绿色的发丝已经干了,唐柔伸手拨开他挡在额前的碎发,露出精致深邃的五官。

        “怎么不说话?”

        头垂得很低。

        唐柔托着他的下巴。

        没把脑袋扳起来,先摸到了湿漉漉的痕迹,冰凉的,有点像……泪。

        她慌了,“抬头,让我看看你。”

        可对方不但没抬头,还将脸侧过去,无声与她对峙。

        唐柔弯腰,从下往上去看他的脸,在苍白的面容上寻到了那双愈发湿润透亮的眸子。

        又哭了。

        唐柔心里一抽,连忙伸出手给他擦泪。

        “怎么哭了?”

        她不就睡了个觉吗?

        青年反抗得不彻底,或者说从来都没打算反抗,任由她扳过肩膀抬起下巴,手忙脚乱地给他擦泪,又温声细语地哄。

        垂着那双漂亮的眼眸,安静的、神色淡淡地坐着,没有声音,看起来情绪也很淡。

        明明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大杀器,却表现的像只被主人抛弃的小狗狗。

        没有声音的眼泪,威慑力太大。

        唐柔理顺他湿润又凌乱的碎发,在他无声的目光中,伸手把他抱进怀里。

        “别哭,别哭了,你在想什么,可不可以告诉我?”

        青年仍旧抿着唇,额头抵着她的肩膀,垂着打湿成缕的眼睫,连苍白精致的鼻尖都泛着一点蓝。

        唐柔一颗心被他的眼泪泡的皱皱巴巴。

        怎么变得爱哭了?

        养他三年多了,以前一次都没见他哭过,最近一个星期,哭两次了。

        唐柔想不明白,又忍不住心疼,轻轻拍着他的肩膀,也不睡了,强撑着眼皮,问他的诉求。

        阿尔菲诺垂着头,高大的身体靠在她怀里,一副脆弱伤心的模样,大鸟依人。

        也在这种温柔的包围中,微不可察的闷哼一声。

        “怎么哭了?”唐柔皱着眉,又困又头疼,“我不就是想睡会儿觉,你怎么就成这样了?你不能总是哭啊,解决不了问题的……”

        结果越说他越来劲,眼泪像开了闸。

        唐柔的肩膀都湿了,吓得赶紧换了话题,“渴不渴,要不要喝水?旁边有海……”不然去跟纳西索斯一起泡泡?

        莫名又想起鳄鱼的眼泪。

        鳄鱼偶尔在吞噬猎物时会流泪,不是因为伤心,只是为了润滑眼睛,可以控制分泌。

        阿尔菲诺……应该不会吧?毕竟他看起来真的很伤心的样子。

        而且,小章鱼哪有什么坏心眼?他那么单纯。

        如愿以偿被饲主抱在怀里,阿尔菲诺开心起来,渐渐忘记了演戏,贴着饲主瘦弱的肩膀有些飘飘然,微微阖眼,扇动着蝶翼般的睫羽。

        忽然想起了什么。

        一双墨绿色的眼睛眨了眨,看起来很丧。

        “我杀不死他。”

        “嗯?”唐柔没反应过来。

        “我不能跟、别人分享柔,柔只能是我的。”他环上饲主的腰,动作温柔小心,眼神却越来越冷。

        连同气氛,都一并变得阴森。

        “我要杀死所有、想要把柔抢走的人。”

        唐柔,“……啊?”

        不小心说出了真心话,阿尔菲诺悄悄抬眸打量她,认真的补了一句,“柔柔,他很危险。”

        唐柔眼神微妙。

        真巧,他也这么说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