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扬锋汉起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八章奇货可居

第二百三十八章奇货可居

        “汝南”,司马德文的手顿住,转过头,目光烁烁地道:“你是想取代杨安玄?”

        阴敦迎向司马德文的目光,恳声道:“不错。愚与安玄是结义兄弟,其父身死,安玄要丁忧去职……”

        司马德文打断阴敦的话道:“你可知,朝中有人想让杨安玄夺情为朝庭效力。”

        “臣有所耳闻。”阴敦应道:“安玄击败秦国大军救下洛阳,朝野有不少人视之为献武公之后的名将。”

        司马德文回忆道:“杨卿为宫中侍读时,还曾教过孤的骑射。”

        阴敦笑道:“安玄文武全才,国之栋梁。当年郗公说他‘才兼文武,堪称栋梁’,世人皆服郗公识人之明。”

        司马德文兴致勃勃地道:“孤听闻郗公从襄阳返还京城时在杨口遇匪,杨安玄不远千里前来相救,诚为佳话也。”

        阴敦见司马德文的话题拐偏,笑道:“大王,安玄以千五之师击败秦军五万,足见汝南郡军之勇,此等虎狼之师当为朝庭效力,大王岂有意乎?”

        建康城中有中军三万余人,这些部队掌握在司马元显手中;各州兵马名义上听从朝庭指挥,其实各行其事,像桓玄占据江、荆、雍三州,实际上是拥兵割据;豫州历阳有六千兵马,听从会稽王司马道子的命令。

        朝庭最大的战力便是北府军了,以前王恭任青衮刺史,北府军并不听从朝庭指挥,王恭两次起军都是倚仗北府军。

        王恭死后,北府军归刘牢之指挥,朝庭任谢琰为徐州刺史,官阶在刘牢之之上,实际上是要分拆北府军。

        孙恩叛乱,司马元显找到机会,让谢琰率北府军一部南下平叛。刘牢之担心兵权被夺,不等朝庭答复便率军南下,亦有拥兵自重之心。

        司马元显让谢琰率一部北府军坐镇会稽,让刘牢之返回京口,北府军已经分成两部。

        杨安玄两次救援洛阳,战功赫赫,让不少人眼前一亮,汝南郡军人数虽少,却是只劲旅,司马德文当然想将之掌握在手中。

        “阴内史,杨太守深得会稽王信宠,汝南郡军能为本王所用?”司马德文狐疑地问道。

        阴敦笑道:“若愚能接任汝南太守,定能说服安玄为大王所用。”

        司马德文眼中晶亮一闪,道:“孤当竭力一试。”

        …………

        东府城,司马元显府邸。

        书房内温暖如春,银炭在铜盆中偶尔发出轻微的裂响,案几之上茶雾袅袅飘香,司马元显身着雪白的狐裘,与张法顺盘坐在锦榻之上细谈,话题也是杨安玄。

        “杨安玄上疏乞还父亲和伯父的人头,此事可以答应他。”张法顺道:“救援洛阳,击败秦军,杨安玄居功甚伟,殿下可答应他的要求笼络其心。没想到汝南郡军战力如此强悍,殿下不可错失。”

        司马元显斜倚在榻上靠枕,懒洋洋地摇着手中麈尾道:“杨安玄烧毁了秦军囤粮,以得了偃师裴、严两家相助,魏国也派了两万兵马前来凑热闹,这才让他侥幸功成。”

        张法顺看过辛恭靖奏报的详细战报,杨安玄在洛阳大战中以步卒破秦军轻骑和重骑,这岂能用侥幸两个字解说。

        杨安玄越出色司马元显对他忌惮越深,张法顺自不会点破司马元显的心思,笑笑道:“杨佺期身死,杨安玄按制要丁忧去职,主公何不召他进京觐见,看看他的行止再做安排。”

        司马元显道:“杨家被桓玄所破之后,其他人逃到了盘龙山中,听闻杨思平在南阳附近与桓玄部将皇甫敷打了一仗,杨家族军倒称得上骁勇。”

        “主公何不让朝庭下旨,让杨安玄夺情为国效力。”张法顺眼中冒出幽光,森然笑道。

        司马元显不解地问道:“夺情?为何?杨佺期可是朝庭叛逆,愚将他的父亲和伯父的人头悬于朱雀门,他怎会不对愚记恨。”

        张法顺笑道:“正因如此,主公才要下旨夺情。”

        司马元显坐正身子,端起茶喝了一口,示意张法顺往下说。

        “仆曾向主公说过,待杨安玄有如养鹰,饥即为用,饱则飏去。”张法顺捋着胡须,慢条斯理地道:“父死夺情,虽为朝庭所需,但杨安玄若是从命,亦不免为世人诟病。”

        司马元显醒悟过来,笑道:“先生说得不错,愚要召杨安玄进京,加封他官职,看看他究竟如何选择。”

        想像杨安玄纠结的模样,司马元显开心地笑出声来。

        …………

        会稽王府,比起去年冷清了许多,门子眼巴巴地看着世子殿下府门前排成长队的车辆,暗暗感叹风水流转,父不如子,今年收到的红包远不如从前。

        数名轻骑护卫着一辆牛车停在府门前,门子眼神一亮,腰杆拔起,精神抖擞。

        车帘撩起,谯王司马尚之从车中钻出,高阶上的门子连忙奔下来,点头哈腰地道:“王爷,您来了。”

        这位谯王是王府的常客,只要进京司马尚之都会来拜见司马道子,两人感情深厚。

        “大王在戏楼看戏?”司马尚之大步流星登阶,随口问道。

        门子小跑地跟在身旁,恭声道:“不错,大王正与赵太守在戏楼饮酒听戏,大王看到王爷来了,肯定开心。”

        清音楼,丝竹声传出,有说笑之声,听戏的人不少。

        司马尚之见会稽王居中而坐,旁边陪着一些王府的官员,脸色赤红,已有几分醉意。

        看到司马尚之到来,司马道子高兴地招呼道:“尚之,来的正好,赵牙排的新戏《过昭关》,正演到精彩处,且安坐陪孤看戏。”

        陪坐的诸人纷纷起身跟谯王见礼,大过年的司马尚之含笑回礼,有人在司马道子身侧为他安席,司马尚之坐下边饮酒边看戏。

        司马道子兴致勃勃地指着台上唱曲的两人道:“伍子胥正发愁如何过昭关呢,东皋公准备帮他。”

        司马尚之瞄了一眼,见赵牙扮的伍子胥,扮东皋公的不知是何人。台上唱得热闹,司马尚之心中有事,心不在焉地听着。

        司马道子发觉司马尚之心神不定,问道:“尚之找孤可有事?”

        司马尚之轻声道:“愚特为杨安玄而来。”

        司马道子没有回应,等唱完这一幕起身挥袖道:“孤有些乏了,今天便唱到这吧,诸公明日再来。”

        众人知道司马道子有事与谯王商议,纷纷起身告辞。

        来到书房中坐下,司马道子问道:“尚之,杨安玄有何事?”

        “大王可知杨安玄向朝庭上疏,乞还其父和伯父的人头。”司马尚之道。

        司马道子不以为意地道:“此乃小事,孤何必得知,元显自会处置。”

        司马尚之心中暗叹,自打司马元显执掌朝政以后,有意隔绝消息,司马道子对朝庭之事多数不知。

        “大王,杨安玄以千五之众救援洛阳,击败秦军五万,乃朝庭栋梁之材,大王若要收揽此人,杨安玄的事便不可忽视。”司马尚之苦口婆心地劝道。

        司马道子点点头,道:“孤知道了,明日会交待元显,让他发还杨佺期和杨广的人头便是。”

        司马尚之又道:“父死丁忧去职,大王可想让杨安玄去职尽孝?”

        司马道子没想过这点,愣了片刻道:“人伦礼法,本该如此。”

        “大王,如今江山不稳,桓玄割据荆、江、雍三州之地,孙恩虽败却逃回海岛,三吴之地尚不安稳,北地胡骑蠢蠢欲动,北府军分身乏术,此时正须杨安玄这样的勇将为国效力啊。”

        司马道子伸手捋须,道:“尚之,你的意思是让夺情,让杨安玄留任汝南太守?”

        “正是。”司马尚之斩钉截铁地道:“不光是让他留任汝南太守,愚以为可以借救援洛阳之功将萦阳、河南、襄城、颍川、汝南五郡划为北豫州,让杨安玄升任刺史。”

        司马道子摇头道:“不妥,杨安玄虽有功劳,但其年仅弱冠,让他出任北豫州刺史有些过急了。再说杨家不过是四品将门子,杨佺期兄弟新近被朝庭悬首朱雀门,这个时候迁升杨安玄,恐怕士族物议。”

        司马尚之道:“事急从权,迁升杨安玄为北豫州刺史有诸多好处,愚试为大王解说。”

        司马道子笑道:“无非是恩结于他,用其勇抵御胡骑、牵制桓玄罢了。”

        司马尚之拱手道:“大王圣明,一语中的。愚征战多年,阅人无数,最佩服的莫过于献武公。”

        司马道子点点头道:“谢玄建北府军大破苻秦,保江山社稷,诚为一代人杰,可惜英年早逝,要不然有他在,哪有王恭、桓玄之乱。”

        “杨安玄之材不在献武公之下,若能善用,朝庭当可无北地之忧”,司马尚之道:“桓玄与杨安玄有杀父之仇,杨安玄可助愚抵御荆江大军东进。”

        司马尚之将杨安玄与谢玄相类比,大大地出乎司马道子的意料。司马道子迟疑地问道:“杨安玄能与谢献武齐肩?”

        “杨安玄第一次救援洛阳时与北府军争将,布出天地三才阵,愚得其阵图之后依样制出狼筅,军中战力剧增。”

        司马道子听说过此事,司马尚之还极力推荐在中军中演练此阵法,只是司马元显并不热心,不了了之。

        司马尚之继续道:“此次杨安玄在伊洛河畔以战车为墙,大破秦军重骑二千,这两次便足以见其勇智,大王切不可等闲待之。”

        “哦”,杨安玄在洛阳破秦军之事司马道子知晓,只是详情却不知,听司马元显的言语,杨安玄能破敌是靠了魏国相助,没想到杨安玄曾大破秦军重骑。

        司马尚之见司马道子意动,趁热打铁地劝道:“杨家四品门户,大王更容易赏罚由心,以五郡之地得杨安玄,愚窃以为值也。”

        司马道子被司马尚之说动,道:“孤听元显说有意让杨安玄进京朝觐,待他来京后孤见过他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