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都督今天追到夫人了吗在线阅读 - 第284章 唯有灵魂不会说谎(一更)

第284章 唯有灵魂不会说谎(一更)

        坐在床上的小少年听到时颜的话,似乎呆了一瞬,一双手不自觉地抓紧了自己身上的明黄色袍服,咬了咬唇道:“你就是都督夫人?”

        时颜点了点头,“是。”

        “方才,替我……替朕诊治的人,是你?”

        时颜抬眸看了他一眼,    脸上带着淡淡的叹息,又点了点头,“是。”

        小少年的脸色一瞬间似乎更青白了。

        站在他身旁的几个侍婢立刻无比紧张地看着他,就担心他情绪起伏太大,又一次发病。

        时颜想了想,主动道:“听闻陛下把妾身错认成了嘉明帝,    让陛下失望了,妾身小时候与嘉明帝有些渊源,方才替陛下诊治的方式,    确实是传承自嘉明帝,但妾身并非……”

        “不对!”

        小少年突然有些激动地咬牙道:“朕不可能认错,那就是皇姐!就是皇姐!你们在骗朕!你们都在骗朕!”

        他不可能感觉错,曾经和皇姐那段记忆,虽然因为他年纪小,又因为发病脑子迷迷糊糊,很多事情都记不清了,但皇姐那时候与他说话时的语气,还有触碰他时的力度和温度,他都记得很清楚。

        这些年里,他总是会时不时梦见那时候的事情,记忆就是这么神奇的一样东西,他明明连那时候皇姐是什么模样的都记不清了,但唯独对她靠近他时的气息,和让他一颗心在转瞬间神奇般地安定下来的感觉,记得清清楚楚。

        他的眼睛告诉他,    面前的女子不是皇姐。

        但他的灵魂告诉他,    他不会认错。

        “陛下,请冷静。”

        一旁的司琴立刻焦急地道。

        看陛下的呼吸似乎又急促了起来,她连忙熟练地半蹲在他面前,伸手轻轻抚着他的背,转头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地看向时颜。

        时颜却是没想到,面前的孩子会那么执着地认为,方才替他诊治的人就是他皇姐。

        简直到了偏执的程度。

        她一时也怔愣在了原地,不知道要怎么做。

        “夫人,”一旁的太皇太后突然沉声道:“请你跟哀家出来一趟。”

        时颜一愣,看向太皇太后,太皇太后却已是把目光从她身上收了回来,满脸心疼怜惜地看向不远处的小少年,道:“轩儿,你别急,你的皇姐确实回来了。”

        这句话,让除了坐在床沿处那个小少年以外的人,都震惊了。

        李凌轩猛地抬眸看向太皇太后,眼眸里藏着深深的渴望和急切,    “皇祖母,你可是说真的?你没有骗轩儿?”

        看着自家瘦得已是脱了相的孙子,太皇太后抿了抿唇,慈爱地扬了扬嘴角道:“是真的,你在这里乖乖的,皇祖母一会儿,就把你皇姐带来。”

        已是察觉到太皇太后想做什么的时颜不禁深深皱起了眉头。

        然而,这种情况下,她似乎别无选择。

        见太皇太后看了她一眼后,便一言不发地走到了外头,时颜也只能抬步跟了上去。

        直到离内室有一定的距离了,太皇太后才轻声道:“夫人,你这么聪明,应该清楚哀家想与你说什么。”

        时颜抿了抿唇,点了点头,道:“太后娘娘可是想让妾身假扮成嘉明帝?可是娘娘,假的终究是假的,这样……”

        “是,假的终究是假的,可是哀家这个孙子,这辈子过得太苦了。”

        许是动了真感情,太皇太后一双眼睛悄然红了,“他出生没多久,他父皇和母后便相继去世,后来,他又被韩圻年那小人控制在手里,一举一动都被人严密控制着,连想亲近一下自己皇姐和皇祖母都无法。

        比起哀家那个薄命的孙女,哀家亏欠这个孙子的,更多。

        至少,在哀家和嘉明帝相处那七年里,哀家还能尽到作为一个祖母的责任。”

        时颜眼帘微垂,没说话。

        确实如此。

        许是韩圻年觉得,她回来时思想和性情早已是定型了,便是阻止她和太皇太后接触也没什么用。

        何况后来她被他逼得心态崩溃,一度生出厌世的想法,他半是觉得没必要半是妥协,倒是从没有阻止过她和太皇太后接触。

        韩圻年待她和李凌轩的态度,到底是不同的。

        对她,他只要求她乖乖认命,只要她没有妄想推翻他,她不管多么荒淫无度,他都懒得管。

        而对她这个皇弟,他是把他当成傀儡来养的,不仅要他乖乖认命,还得听话,不能生出任何他无法掌控的想法。

        因此,他对她皇弟的掌控,只会更严密以及变态。

        在这样的环境下,她皇弟还能保留一分自己的个性,甚至在当初甩开韩圻年派到他身边的人来找她,已是十分神奇的事情。

        太皇太后见时颜一直没说话,暗叹一口气,道:“夫人,哀家这孙子,也是个命薄的,哀家却什么也做不了。

        但至少,哀家希望,他从今以后的日子,都能快快乐乐,得偿所愿。

        夫人若是答应哀家,哀家自会想好一套说辞,让陛下相信,你就是他皇姐。

        哀家也会派人告诉夫人,嘉明帝先前的性情和一些习惯。”

        顿了顿,太皇太后看向时颜,慢慢道:“这件事虽然很荒唐,但夫人,就当是可怜哀家这个老婆子,和哀家命途多舛的孙儿,哀家真切希望,夫人能帮哀家这个忙。

        放心,这件事不会传到太和宫之外的地方,夫人以后来看望陛下,也可以用替陛下诊治这个理由。”

        太皇太后已是说到了这份上,时颜又哪有拒绝的余地。

        她抿了抿唇,静默片刻,轻轻点了点头,道:“妾身自是可以帮这个忙,妾身只是担心,以后让陛下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陛下只会受到更大的刺激。”

        见她终于松了口,太皇太后的表情顿时松了下来,扬起一个淡淡的笑容道:“夫人放心,哀家自会嘱咐好陛下身边的人,他们也会帮助夫人,一起圆这个谎。”

        太皇太后是个效率很高的人,立刻便把太和宫的仆从都唤了过来,快速编出了一个简单却能忽悠孩子的故事,又和时颜说了一下嘉明帝以前的一些性情和习惯,便带着她再次往内室走。

        因为时间有限,太皇太后和她身边的人都只捡了最重要的说,一副先安全度过今天晚上的模样。

        听着那些关于自己的再耳熟能详不过的事情,时颜不但不能表现出一点异样,还要配合地做出一副刚刚了解到这些事情,十分陌生,又因为一会儿要做的“欺君之事”,有些紧张的复杂模样。

        简直是十分考验她的演技……

        时颜再一次回到内室的时候,先他们一步回去的司琴已是把他们方才想好的故事与李凌轩说了。

        小少年此时已是乖乖躺回到了床上,背靠着一个舒适的靠垫,见到再次出现在他面前的时颜,他苍白的脸上浮起再明显不过的激动期望神色,小心翼翼地唤了一声。

        “皇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