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迟来的深情我不屑在线阅读 - 第452章 她一直在他身边

第452章 她一直在他身边

        其实现在兰婉很怀疑这是不是真的。

        因为要是按照母亲杨璐的说法,那么久之前救了她,那个时候这个和尚岂不是只有二十来岁。

        兰婉想象中的当初就是一个年纪很大的得道高僧,现在应该年纪更大才对。

        这怎么看都有点不像。

        和尚道:“原本我算着你这一年有一劫,以前应该是没度过,没想到这次度过了。”

        “度过这一次之后,你会一帆风顺,幸福到老。”

        说着,又看了一眼陆泽。

        然后就直接走到了香炉前,开始点香。

        兰婉听到这些话愣了一下,不管是真是假,现在都只能是真的,她上前道谢。

        “大师,谢谢您救了我,我这次来是专门感谢您的。”

        “将你带来的东西留下吧,以后不用再来谢我了。”

        兰婉看了看自己手里还捧着的东西,愣了一下后,就跟陆泽放下了。

        向东在一边看着这一点都不像是和尚的和尚。

        除了那个光头和那身衣服,哪里像是得道高僧。

        难道厉总是发现自己被骗了,所以才会这么失望地离开。

        向东想到厉寒年对宋若卿的一片真心都差点被这和尚给骗了,忍不住上前道:“大师,您既然是大师,不如帮我算算命。”

        要是说不出个二五六来,他让这和尚好看。

        “我是和尚不是道士,不算命。”

        和尚直接就拒绝了。

        向东觉得这和尚肯定是假和尚,是骗子。

        “你这……”向东想要骂人,结果忽然这和尚转身,他抬起头看见这和尚的眼睛,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等走出了这寺庙的门。

        向东脑海一懵,对着陆泽和兰婉道:“这和尚有点诡异。”

        他现在回想起来,一脑门子汗。

        “婉婉,我们还是回去吧。”

        陆泽见兰婉有点不开心,忍不住安慰道。

        兰婉点点头有些苦恼,觉得自己明明是来道谢的,但好像又没有道谢。

        “我回去问问我妈,到底是不是这个大师救了我。”

        因为她总觉得好像不是这个和尚救的。

        一行人上了直升飞机,准备折返。

        谁都不知道。

        那和尚跪在佛前念完经后,忽然对着空无一人的佛室道:“你怎么还没跟着一起走。”

        “你能看到我。”

        宋若卿倏然一惊。

        她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便觉得自己有了意识,可以跟在厉寒年的身边。

        看着那个男人日夜守在她的床前,慢慢变得憔悴。

        他却看不到她。

        她无论怎么安慰,他听不见,也没有回头看她一眼。

        她想要回到自己的身体,却发现自己怎么都回不去。

        还发现,自己不能离开自己的身体太远,她原本想回家看看小宝,但是大概只能走出十米远,就被拉回去了。

        可是现在,她没有跟着一起走,却能留在这里。

        已经不止是十米了。

        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她都知道,或者说是看着发生的。

        看着兰婉告诉厉寒年这个和尚的事,然后跟着一起来了这里。

        听到这和尚和厉寒年的对话,她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重生。

        原来是厉寒年找了这个和尚,才让她重生的。

        她震惊过后,很快就接受了。

        毕竟自己死了还能重新活过来,忽然发现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世外高人,又有什么可惊奇的。

        “我看不到你,我只能感觉到你。”

        和尚依旧没回头。

        宋若卿觉得自己现在就好像是空气,是透明的,除了她自己知道自己是有意识存在的,谁也不知道她的存在。

        其实曾经她做过的奇怪梦里,她也是这样的存在。

        跟着厉寒年,好像可以看见很多发生的事。

        “我要怎么才能回到我的身体。”宋若卿急切地问。

        她想要回去。

        想要让厉寒年不要担心,想要看小宝。

        她已经很久没看见自己的宝贝了,她想念他们。

        可是这些只有她自己知道。

        “等。”和尚说。

        宋若卿问:“要等到什么时候。”

        “等到合适的时候,你就能回去了。”

        要是有人在这里的话,肯定会吓坏,觉得这个和尚神经有问题,竟然自言自语了起来。

        宋若卿没有从和尚这里得到答案,也知道之前这和尚是怎么跟厉寒年说的。

        她又呆了一会儿,见这和尚不说话了,就是念经。

        只能告辞离开。

        “大师,我走了,谢谢你让我重新活了一次。”

        说完没得到回应,宋若卿感觉自己跪下来磕了几个头,然后就转身走了。

        刚一脚跨出寺庙的门,宋若卿就觉得自己好像不受控制了。

        只是一个眨眼的时间,就到了直升飞机上。

        宋若卿看见厉寒年依旧抱着她的身体不放。

        他一动不动的,身体好像僵硬的石头。

        一双深眸却看着她的脸不放。

        宋若卿心中一痛。

        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好像只是一个意识,怎么还能感觉到心痛。

        走过去,虽然知道厉寒年听不见,但还是道:“寒年你不要太伤心,我就在你身边。”

        厉寒年听不到,但除了她,旁边陆泽和向东也在宽慰厉寒年。

        向东道:“厉总,那个和尚肯定是骗子,你不要太难过了,夫人肯定会醒的。”

        陆泽也道:“是啊,厉总,肯定是有办法的。”

        就连兰婉都很自责:“都怪我不好,我应该自己先来了解一下情况的。”

        她很懊恼,她不该太相信这个和尚。

        “他不是骗子。”

        忽然,厉寒年开口。

        没有谁比厉寒年更清楚,那个和尚到底多有本事。

        现在他能真实地拥抱宋若卿的身体,就是因为那个和尚。

        否则宋若卿的身体都已经火化了。

        “厉总?”向东有些担忧地看着厉寒年。

        “我没事,也没疯。”

        厉寒年冷冷抬眸看了向东一眼,又道:“让我安静一下。”

        对上厉寒年的眼睛,向东没有犹豫地应了下来。

        但脸上忧虑的表情,显然并不是很相信。

        陆泽和兰婉也不说话了。

        直升飞机很快,大概半个多小时后,就重新回到了市区。

        先将陆泽和兰婉送到他们住的地方,陆泽这边别墅也有场地降落。

        随后这才回到厉寒年的住处。

        是的,厉寒年已经决定不再让宋若卿住在冷冰冰的医院里,那地方是宋若卿的伤心地,是她抗拒的地方。

        而现在的情况,用医学手段也无法解释,不如让她在温暖的家里,这样他也可以随时陪伴照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