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挽明从萨尔浒开始在线阅读 - 第四百九十二章 农会(感谢KingOfBlade、小卒过河可日天打赏)

第四百九十二章 农会(感谢KingOfBlade、小卒过河可日天打赏)

        一年前(太初二年),当武定皇帝决定重返辽东,准备入关作战,席卷天下时,安插在鸡泽周边的全部蓑衣卫、商会人手,加起来只有十二个人,可谓势单力薄。

        而鸡泽县所在的广平府,属于齐国统治的薄弱之处,整个广平府没有任何齐军,武定皇帝登基前后,齐军忙于对付流贼,对广平府鞭长莫及,所以这里的官员几乎全是前明投降官吏。

        官吏与地方豪绅关系盘根错节,他们对《齐朝田亩制度》阳奉阴违,并不怎么执行,之后不久杜度叛乱,辽东危急,朝廷更没有精力来过问广平府。

        留守广平府的十二名蓑衣卫和民政官,只得按照原先在辽东、山东等地组织套路,成立了三五个松散的农会。这些蓑衣卫没什么经验,没有外界援助,也不知道如何才能将把广平府各县的农户、匠户组织起来,打土豪分田地。

        尽管万分艰难,他们还是义无反顾的组成了广平府农会、商会,积极在广平府各并提出一个口号:“打土豪,分田地!”

        他们赶制了十面齐军兵团战旗分发下去,还反复向农会会员讲解《齐朝田亩制度》:

        普天之下,一切土地和财富都属大齐皇帝所有,大齐皇帝恩德,将他的赐予土地财赐予齐国臣民使用,臣民享用使用权。大齐治下,凡天下田,天下人同耕;有田同耕,有饭同食,有衣同穿,有钱同使。

        大齐各级官吏,录取、保举,升贬、奖惩各有方法。凡居民50家,设一“代表”负责管理生产、分配、教育、司法以及地方军事等工作;实行连坐制度,鼓励臣民相互检举。

        余粮、余钱缴“国库”,农副业收获,扣除口粮外,其余全部送缴“国库”,私藏者处死······

        太初二年春,当武定皇帝率兵在襄阳鏖战时,十二名蓑衣卫商会伙计,坚决按照武定皇帝的命令,以山东和辽东为样本,不顾一切的向盘踞广平府的前明旧官僚们宣战。

        当广平知府、鸡泽知县稳坐钓鱼台,冷眼旁观这群虾兵蟹将在广平府胡作非为时,蓑衣卫伍长杨素和鸡泽县农会头领张二牛,现实解除了本地财主的武装,砍下了鸡泽县八里庄老财段天德的头,杀了段家所有的男人,分了段家的粮食和家财。

        张二牛将段天德人头挂在竹竿上游街,鸡泽县百姓听说从辽东来了群专杀土豪劣绅,地主老财的清官,无不欢欣鼓舞。

        游街的时候,鸡泽县南北大街百姓人山人海,张二牛把蓑衣卫发给自己的燧发短铳插在敞着怀的明晃晃的钲带上,头上包裹着齐军黑龙包纀,手中拎着把从县衙刽子手那里夺来的鬼头刀。大声喊叫齐朝田亩制度里打土豪分田地的内容。

        喊到兴起时,张二牛手中鬼头刀挥舞虎虎生风,对着刑场下一群看热闹的鸡泽县百姓吼起了冀北民谣:

        “袁家河,两头长,

        中间住了个李三旺。

        跑信的张染匠,

        行人动马刘成祥,

        桂平河,葛平河,

        刘宝倌他本是一个号说作,

        龙葛二坪好家多。

        好家子嗨是哪个?

        好家子还是那个王杀甫,

        王少甫的银钱多,

        王少甫的银钱累成山,

        胜过当年的沈万山。

        万历八年交九年,

        连着二年遭水淹,

        彭太爷搬官坐鸡泽,

        他与农户定价钱,

        白米定上四百五,

        苞谷又定五百三,

        好家子一听他不卖,

        狗日的狗官把他房子掀,

        猪肠洞,上水船,

        骡子驮来担子担,

        城隍里把粮抢,

        黎民百姓死一船

        ······

        张二牛说罢,抡起鬼头刀又砍了个地主老太,扬起脖子端起酒碗,把那鸡泽县特产的烧刀子黄米酒一饮而尽,口中怪叫:

        “妈了个巴子的老子是黄巢再世!杀尽地主老太!爽啊!”

        农会所到之处无不斩尽杀绝,无数人头吊在麻绳上,像过年的灯笼一样穿遍鸡泽县四邻八乡的大街小巷。

        这片土地上千百年来受尽饥寒、被官府敲骨吸髓的农户们,像过年似得彻夜狂欢,迎接张二牛他们。

        从沈阳前来的十二名蓑衣卫,这时终于感受到农户的力量,伍长杨素觉得农会做的有些过火,想要提醒张二牛收敛一些,先不要去动那些县吏的家眷。

        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杀得顺手的张二牛,不仅对齐朝田亩制度坚决贯彻,对地主老财斩尽杀绝,将地窖里的金银珠宝粮食布帛全部分给鸡泽民户,好顺带征收了地主家的女眷丫鬟。

        太初二年冬天,当齐军主力在淮南与南明小心翼翼对峙时,北边鸡泽县的农会,却在继续狂飙突进。

        张二牛将鸡泽县典吏大舅子家的女眷赶进小姐闺房,威逼女人们浓妆艳抹打扮妖娆,然后将典吏小舅子家雪白粉嫩的女眷们全部品尝一遍,接着让农会其他人跟着品尝·····

        伍长杨素听到此事后大吃一惊。

        “咱们是来给广平府百姓做榜样的,你怎么能带头水女人!”

        张二牛气得牙齿痒痒,又对这位从沈阳来的外乡人唱了会儿鸡泽山歌,大致意思是说齐国蓑衣卫太过啰嗦,又要杀人,又要田亩制度、还有什么王道霸道。

        伍长杨素也是个暴脾气,他意识到如果再放任张二牛这样胡闹下去,肯定会发生大事,不等他向张二牛提出抗议,张二牛的手下,在将地主老财的女人品尝过后,又把一些出身佃户的丫鬟仆人也水了一遍·····

        蓑衣卫忍无可忍,杨素当即下令撤掉张二牛农会会长的职务,可是命令还没传达下去,广平府的大老爷们便已经动手了。

        太初二年十二月的鸡泽县农会活动,最后以五千七百多个农户和匠户被残酷镇压,凌迟剥皮结束。

        沈阳派往广平府的蓑衣卫商会成员,杨素和他的手下,一夜之间被十几家官老爷的家丁逮拿。

        广平府知府张贴告示,说这十几个人根本不是大齐派往地方的官吏,而是假冒官吏的土匪,准确说是陕西流贼,是李献忠的余孽,杨素和他手下的头颅被割下来分挂在广平府县四座城门上,任由乌鸦啄食这些脑袋。

        至于那个曾经尝过无数地主老财土豪劣绅女眷滋味的张二牛,则被五花大绑押到鸡泽老营大校场。

        在数千鸡泽百姓的注视下,张二牛被刽子手当众阉割,鸡泽县方圆百里的世家大族,豪绅富户,对眼前这个水了他们女人,让他们蒙羞的农会头子恨得咬牙切齿。

        再将张二牛阉割后,大家兀自怒气不消,于是鸡泽县知县李鲁生下令,将张二牛凌迟处死。

        “妈了巴子老子快活够了,人死鸟朝天,再过二十年又是条好汉……老子就是大齐农会!老子是黄巢转世!造反尤里……老子还要杀地主老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