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木叶:虚假的宇智波在线阅读 - 第382章:怎么会这样?

第382章:怎么会这样?

        “求婚?和谁求婚?”

        原本在一旁默默前进的我爱罗一脸茫然的看向满怀笑意的遥和一脸郁闷的奈良鹿丸。

        不是说好的三人行嘛?

        怎么关于这一次前往砂隐村的核心目标我完全不知道。

        诧异的看了看已经和鹿丸等人厮混十几天的我爱罗,遥的嘴角微微扬起,一脸戏谑的回答了我爱罗的问题。

        “当然是和你最敬佩的老姐了,要不然砂隐村还能有谁能入奈良公子的法眼呢?”

        “纳尼?”

        听到遥的话语之后,我爱罗的脸都绿了,他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奈良鹿丸,那眼神似乎再说:我把你当兄弟,你竟然想让我姐夫?

        “你确定没有在开玩笑?”

        我爱罗死死盯着奈良鹿丸,想要确定刚刚遥是不是在开玩笑,他从来都没有听过奈良鹿丸和自己的老姐有什么绯闻出现啊!

        怎么突然间就要去砂隐村求婚了,之前不是说好这一次仅仅是送我回家的嘛?

        “大概……没有吧!”

        回想起中忍考试时,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的大长腿,奈良鹿丸咽了咽口水,不心动是假的。

        “大概???”

        原本以为会得到否定答案的我爱罗,立马和奈良鹿丸拉开了距离,他明显的感觉到奈良鹿丸心动了,也就是说这一次真的有可能是去求婚的。

        见到我爱罗的表现,奈良鹿丸脸上有些尴尬,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虽然不知道这一次去砂隐村究竟是为了什么,但肯定不会是简简单单的求婚。

        求婚肯定不会是这次的主要目的,甚至有可能这件事本身就是开玩笑的,不过显然真正的目的是不能够告诉我爱罗的,要不然也不会用“求婚”来忽悠我爱罗。

        奈良鹿丸看着走在最前方的遥,默默的分析着,想明白这些之后,奈良鹿丸松了一口气,奈何明白这一切之后,奈良鹿丸发现自己的多多少少有些失落。

        经过半天的赶路,砂隐村的门户一线天出现在三人眼前。

        原本应该戒严的一线天,此刻已经变成了一座难民营地,这里到处都是帐篷,还存活的忍者静静的坐在一旁,他们很多都是缺胳膊短腿,更有甚者身上直接盖上了白布。

        想来过一会基本上就可以吃席了。

        就是不知道这里有没有这个习俗。

        “这是怎么回事?”

        原本以为会受到冷眼相待的我爱罗,看着一线天当中的场景,脸色变得无比阴沉。

        身为砂隐村的忍者,见到故乡变成这个模样,怎么可能淡定。

        “什么人?”

        没有人回答我爱罗的问题,有的只是一名四肢健全忍者的质问。

        “我爱罗?!”

        那名忍者靠近之后,脸色逐渐变得古怪起来,他看了看站在最前方的我爱罗,又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奈良鹿丸和遥,飞快的逃离了。

        “怎么回事?”

        不明白问题所在的奈良鹿丸,看着离开的砂隐村忍者,茫然的问道。

        “放心,你老婆应该很快就过来了……”

        我爱罗没有回答奈良鹿丸的问题,反而是一旁的遥,安慰着鹿丸。

        听到这个回答的鹿丸,差点喷出来,现在是开玩笑的时候嘛?

        “来了!”

        鹿丸还在郁闷的时候,遥平静的话语传来,随后鹿丸和我爱罗同时发现营地当中有人极速朝着这边跑来。

        “老姐!”

        伴随着人影的接近,我爱罗的脸色变得兴奋起来,没有了守鹤的影响,再加上在火之城暂住时候鸣人的影响,此刻的我爱罗还是非常思念亲人的。

        就在手鞠即将靠近的时候,遥的右眼浮现一丝红光。

        见到极速狂奔的手鞠,一旁的鹿丸脸色也是有些古怪,曾经中忍考试的场景依然历历在目。

        鹿丸还在尽力回想的时候,极速前进的手鞠直接掠过了最前方的我爱罗,直接扑在鹿丸的怀中,止不住的哭起来。

        刚刚张开怀抱的我爱罗,看着这样的场景,脸都绿了,这究竟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同样懵逼的还有莫名其妙就美人在怀的鹿丸,他错愕的看了看一脸铁青的我爱罗,随后默默的把双手放在手鞠的背后,慢慢的安慰起来。

        nice。

        见到这一幕,遥默默的为鹿丸点了个赞。

        几秒钟之后,又是一道身影飞快的朝着这边敢来,来人坐在一只傀儡蚂蚁身上,不紧不慢的朝着这边赶来。

        来人是千代婆婆,此刻砂隐村的最高领导者风影代理,她见到我爱罗之后,那原本浑浊的双眼中浮现一丝光芒。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千代婆婆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开始打量和手鞠紧紧拥抱在一起的奈良鹿丸。

        “咳咳……这不是木叶奈良家族的公子嘛?你来这里是……”

        千代婆婆的声音还没有落下,还在哭泣的手鞠就愣住了,她睁开眼睛看到的不是自己弟弟那秀气的脸庞,反而是她曾经有段时间最讨厌的家伙。

        看着对方胸膛被眼泪打湿的衣服,手鞠脸色有些古怪,然后她就注意到了自己正被这个恶人抱在怀里。

        啪~

        一个清脆的耳光,直接打在奈良鹿丸的脸上。

        在众人的错愕中,手鞠直接挣脱奈良鹿丸的怀抱,然后开始确认我爱罗有没有缺斤少两。

        半边脸都被打红的鹿丸,看着和刚刚浑然不同的手鞠,眼神多多少少有些迷茫。

        这是咋了?

        刚才不还是温柔似水嘛?怎么突然间就火山爆发了。

        对此鹿丸完全搞不懂发生了了什么,毕竟手鞠变脸实在是太快了。

        刚刚准备说些什么的千代婆婆也愣住了,她也不知道此刻究竟是什么情况,不过从刚刚的事情来看,那个叫做奈良鹿丸的貌似和手鞠的关系不一般啊!

        “砂隐村的公子和女婿都已经送到了,我们后会有期!”

        所有人都处于懵逼状态的时候,遥留下一句让在场所有人都摸不着头脑的话语,直接消失在原地。

        与此同时一封信直接出现在奈良鹿丸的手中。

        怀着懵逼心情的奈良鹿丸打开信封,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他此刻终于知道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了,他这是代表极乐净土来当说客的。

        “哎呀呀……既然是女婿,那就进去聊吧!”

        率先反应过来的千代婆婆看了看有些懵逼的手鞠,转身朝着远处一线天内部走去。

        “那什么,老姐,我就先过去了!”

        发现现场气氛有些尴尬的我爱罗直接拔腿就跑。

        我爱罗离开之后,手鞠看了看有些呆滞的鹿丸,回想起刚刚的乌龙事件,脸色有些古怪,但考虑到这人是和我爱罗一起回来的,手鞠也没有拒人于千里之外。

        “既然是和我爱罗一起回来的,那就进来吧!”

        鹿丸在手鞠的带领下,很快就来到了一线天中央,站在这里他可以清晰的看到砂隐村的全貌。

        看着砂隐村中央的深坑,鹿丸的脸色有些古怪,难怪砂隐村此刻都住在帐篷里。

        “几天前有三名宇智波族人在远处进行了追逐战,砂隐村不幸被波及,然后就变成这样了!”

        看出鹿丸错愕的手鞠解释一声。

        “节哀!”

        对此鹿丸也是默默的底下头,然后继续跟在手鞠身后。

        ……

        雨之城。

        办公室中的小南看着眼前的静音,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看了看一旁的钟表发现时间差不多之后,她带着静音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当中。

        半个小时之后,静音被小南关在了洗漱间内,对此静音非常的困惑。

        直到遥出现,精英这才平静下来,此刻的静音脸色异常铁青,她做梦都没有想到,所谓的礼物竟然是这个。

        “去吧……这个礼物应该能够填补你内心的空洞,嗯……甚至还能够填补其他方面的空洞。”

        静音欲哭无泪的时候,小南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就在此刻静音才发现小南已经来到了洗漱间。

        “这……”

        似乎明白什么的静音,脸色瞬间就变了,她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小南,然而后者直接一掌将其推出洗漱间。

        踉踉跄跄来到卧室的静音,面对闭着眼的遥,顿时有些慌乱,她转身准备逃离,然而却发现这个卧室的门已经被锁死了。

        而原本还在洗漱间的小南,此刻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纲手大人,请原谅我!”

        发现无法逃离的静音,对着远方喃喃自语一声,随后慢慢的靠近遥。

        几分钟之后,正在等待小南所谓惊喜的遥,猛然睁开眼睛,发现房间中的小南已经变成静音后,遥的眼神变得玩味起来。

        隔壁房间中。

        正在等待事情后续发展的小南,嘴角微微扬起……

        次日清晨。

        早早醒来的小南,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她看了看还卧床休息的静音,嘴角微微扬起。

        “这个礼物是否满意?”

        “明知故问!”

        面对小南的问题,静音默默的点头。

        【加藤静音亲密度抵达100%】

        刚刚回到城堡的遥,看着眼前突然间出现的提示,眼神多多少少有些古怪,但并不意外。

        之前静音作为纲手御用女仆的时候,偷听墙角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再加上雨之城的偷听,难免内心有些悸动。

        得偿所愿之后,亲密度直接封顶是必然的,不过直接把纲手的徒弟给办了还是有些对不住纲手的,所以遥准备进天补偿纲手一番。

        就这样今天春野樱的训练被迫变成了和香燐的野外露营,身为师傅的纲手没有出现,春野樱还训练个屁啊!

        对此香燐表示赞同,主要是她准备直接跑路,上一次纲手卖队友卖的如此彻底,这一次自然轮到香燐报复回来了。

        露营结束后,春野樱站在树林中进行纲手前几天传授的瑜伽训练,一旁的日向雏田和山中井野,闲的无聊也准备练习一番。

        而香燐在看到春野樱的动作之后,顿时就愣住了,这姿势真是眼熟啊!

        “你猜昨晚我去干嘛了?”

        遥看着已经昏昏欲睡的纲手,问出这样的问题。

        “去和静音打架了。”

        就在遥准备坦白的时候,纲手有些虚弱的声音传来,让遥的脸色变得古怪起来,这事是什么时候暴露的。

        “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以为小南的房间里,为什么会是静音?”

        “嗯——!”

        听到纲手回答的遥,多多少少有些意外,不过这件事纲手既然已经知道了,那也就没有什么好解释的了。

        静音的事情就这样过去了,既然纲手并没有任何情绪,那就证明这件事纲手肯定知道,或者说这件事本身就她策划的。

        现在想来,曾经遥带走静音时纲手的表情是异常微妙的。

        不过现在去思考这些已经没有多少意义了,反正不吃亏,何乐而不为呢?

        ……

        现在的砂隐村帐篷都是稀有物资,然而就是在这样稀有的情况下,身为真正外来者的奈良鹿丸却是得到了一间帐篷。

        其实按道理来说,这也不是独属于奈良鹿丸的帐篷,这间帐篷原本的主人是手鞠。

        根据千代婆婆的意思,既然手鞠没有反驳女婿这个说法,那就让年轻人自己解决这件事吧。

        然后奈良鹿丸就被安排在了这里,至于此刻的手鞠,还在和自己的弟弟叙旧。

        等到手鞠回来之后,见到的是已经睡着的鹿丸,发现鹿丸竟然在自己帐篷之后,手鞠整个人都傻了。

        此刻的局面已经不是一句误会可以解释的了,只要砂隐村的人看到明天这个人从自己的帐篷出去,那就真的解释不清了。

        啪啪啪~

        三个耳光拍在鹿丸的脸上,将其直接拍醒,看着眼前怒气冲冲的手鞠,鹿丸一脸的警惕,这家伙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帐篷中,难不成她是来灭口的?

        “你怎么会在我的帐篷里?”

        鹿丸还在自我思考的时候,手鞠的第一个问题就把他搞晕了。

        “你的房间?这是砂隐村的忍者带我过来的啊?”

        鹿丸一脸茫然的回答了手鞠的问题,然后二人就愣住了,经过一番交流之后,二人发现现在的问题很大,而且基本上无解。

        “现在该怎么办?”

        手鞠慢慢的坐在一旁,满脸的不开心,想来也不可能开心,一个曾经讨厌的人,如今却被砂隐村的前辈当作是自己的另一半是个女孩子都不会开心起来。

        “我说怎么有股似有似无的香味呢?”

        手鞠还在等待这个聪明人能够给出一个合理解决办法的时候,就听到了如此流氓的言论。

        “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