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木叶:虚假的宇智波在线阅读 - 第368章:挡箭牌

第368章:挡箭牌

        一名中年人,脸色不悦的看着远处的场景,这是火之城最新崛起的药材商人。

        这家伙来到火之城的时间比较早,所以他抢在奈良家族之前把一座蕴含大量药材并且适合放牧的山通过合法的手段弄到了自己的手中。

        药材这东西是非常值钱的,毕竟极乐净土归根结底还是拥有查克拉的世界,无论是兵粮丸的制作,还是忍者医院进行手术,都离不开药材。

        忍者本身就是高危职业,所以此刻的火之城对于药材无比的在意,所以这位在药材方面拔得头筹的中年人,此刻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

        奈良家族需要借用他的山来放养自家的鹿,而日向家族则需要他提供的药材,再加上波风水门也不想得罪这家伙。

        这就让这名中年人,变得有些膨胀了,然而这家伙非常的清醒,他知道一个没有强大忍者的商人,想要一直把持着药材这块大蛋糕是不可能的。

        于是乎这家伙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如果他的儿子能够抱上一条大腿,那么他这个白手起家的商人,就有可能转变为财团,然后慢慢的演变为家族,最后甚至有可能和那些忍者家族平起平坐。

        稍加思考之后,这人感觉完全可以行动,虽然他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个废材,但别人不知道啊!

        他的儿子没有任何优点,唯一还能看的过去的就是容貌,所以他准备让自己的儿子来个变相版本的美人计。

        如果他的儿子失败了,那也不会亏本,万一成功了,那他们家就会平地起飞,直接搭上一条富丽堂皇的大腿。

        经过一番的算计之后,他们把目标订为了最强的日向家族,毕竟这是火之城最强的白富美。

        如果他们能够成功的话,那得到的好处肯定是杠杠滴,就算不能成功,也会因为日向雏田而见识到一些忍者家族的嫡系。

        万一有一个直接看对眼了,那这件事不就成了嘛?反正火之城目前向日向雏田表白的人也不在少数,他儿子就算失败也不会被人诟病。

        付出很大的代价之后,这位聪明绝顶的商人,终于弄到了日向雏田生日宴的请帖,然后他带着自己的儿子兴致勃勃的来了。

        经过刚刚的推杯换盏,他得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消息,日向日足有意借着这一次日向雏田的生日宴,物色一个年轻人。

        至于物色年轻人干嘛?

        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这是日向日足想要看看有没有符合自己女儿心意的人。

        虽然日向日足没有明说要招女婿,但都是千年的狐狸,玩什么聊斋啊!

        这些大族最在意的是什么?

        是感情嘛?不是,那东西是可以慢慢培养的,毕竟日久生情并不是一句玩笑。

        是利益,日向家族最看重的是利益,如果能够拿出足够的利益,那么想要入日向日足的法眼,还是非常简单的。

        只要年轻人不是特别的糟糕,只要付出的利益只够大,日向日足就会考虑这一点,哪怕到时候日向雏田看不上此人,凭借着之前付出的利益,日向日足也不会让人空手而归。

        日向的公主虽然只有一个,但是日向家族的年龄合适的可不是只有一个。

        再把山林一半的转让契约送给日向日足之后,这位商人知道这件事基本上稳了,日向雏田需要一定的运气,但这一次肯定能和日向一族搭上关系。

        于是乎在见到有人出现在日向雏田的阁楼之后,这人的脸色变得有些铁青,当然这有一部分是装的。

        这名聪明绝顶的商人,记录了整个火之城拥有雄厚背景的年轻人,在发现没有和遥对的上号的之后,他直接站起来,一脸愤然的开口。

        这家伙的计划非常的成果,在听到他的声音之后,原本没有注意日向雏田阁楼那边的宾客们,都是看向了日向雏田的阁楼。

        在场的大部分人见到有人出现在日向雏田的阁楼之后,都是满脸的不可思议,这些都是没有见过遥的人。

        他们原本都是平民、商人,基本上不会掺和忍者的事情。

        这些人在见到遥和雏田友好交谈之后,脸色都是变得有些不自然,日向一族的公主有喜欢的人很正常,邀请别人来这里也很正常。

        如果今天不是日向雏田的生日宴,那么一切都不会有问题,然而偏偏今天是日向雏田的生日宴,偏偏此刻日向雏田应该在梳妆打扮,等待生日宴的正式开启。

        那个小子要倒大霉了!

        这是很多人此刻的想法,然而在这场宴会当中,还有很多处于震惊当中的人。

        “恭喜!”

        和日向日足坐在一桌的奈良鹿久,在看清遥的容貌之后,扭头对着日向日足道贺一声。

        有了奈良鹿久的带头,剩下的那些族长们也是一脸艳羡的看着日向日足,显然他们都知道这个火之城到底是谁在做主。

        “额……”

        听到众人的恭喜,日向日足面无表情的端起手中的苦酒,默默的饮下。

        虽然不知道雏田那里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但是日向日足清楚的知道,遥和自己的女儿根本没什么。

        二人顶多算是忍者学校的同学,此刻的日向日足也有些迷茫,他不明白为什么遥会出现在这里。

        之前去送请帖的时候,日向日足根本就没有觉得能够成功,他去送请帖仅仅只是表态而已,没想到这人真的会来啊!

        结果现在一转头,那大人物已经和自己的女儿开始下棋了,这让日向日足感觉无比的紧张,那人的彪悍战绩他还是非常了解的。

        你以为这一次的请帖请来了一个风度翩翩的少年?

        不,这是请来一个爹。

        一个弄不好,说不准整个日向家族就没了,什么狗屁的火之城第一家族,如果那人想要针对日向一族,那日向一族毁灭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身为最先来到火之城的居民,日向一族清楚的知道,到底谁才是这个世界的主人。

        “唉……”

        发现周围的老朋友,依然在时不时投来羡慕眼神的日向日足,此刻有些无语,他很想把真相说出来,然而他不能这样。

        他也不知道,日向雏田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也不知道那人究竟是什么态度。

        “日向族长,这样似乎不符合规矩吧!”

        察觉日向日足那有些复杂的眼神之后,刚刚发生的中年人,一脸冷漠的问道。

        在确定遥不是什么大家族的公子之后,这人变得嚣张很多,根据日向一族的规矩,雏田公主此刻的行为的确不符合规矩。

        想来日向日足不会怪罪自己的女儿,那么那个和雏田公主下棋的倒霉蛋应该不会受到日向家族的待见。

        到时候他这个敏锐发现这一点的人,多半会被日向日足针对,当然这只是表面上,毕竟他提出这件事之后,日向日足的脸色就变黑了。

        在他看来这是日向日足生气的表现,此刻的他只需要说几句好话,给日向日足一个台阶下,到时候就可以准备看好戏和拿好处了。

        “想来,雏田公主是受到了那人的蛊惑……”

        中年人谄媚的说出这样的话语,让和日向日足坐在一起的族长们,顿时肃然起敬。

        狠人啊!

        竟然去主动招惹那个,是极乐净土容不下你这尊大佛了嘛?

        “咕嘟~”

        听到这人话语的日向日足脸色直接变得惨白,原本还有些担忧的日向日足,此刻快要吓死了。

        “叉出去!”

        日向日足一脸惨白的盯着开口喷粪的中年人,一脸冷漠的开口,如果不是因为这里是会客厅,他已经把这个泼脏水的家伙直接击毙了。

        “听见了没有,赶紧把那个混小子叉出去……”

        听到日向日足的声音,中年人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然后直接招呼一旁日向一族的侍者,想要看遥的笑话。

        中年人此刻非常的开心,经过今天的事情他应该就能和日向家族,进行进一步的合作了,到时候他就直接起飞了。

        中年人的狂想曲还每个结束,两名侍者直接提着他朝着门外走去。

        “唉?”

        感觉有些不对劲的中年人,一脸茫然的看向坐在首位的日向日足,想要确定这是不是个误会。

        结果刚刚对上日向日足的眼神,中年人就发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此刻的日向日足竟然一脸杀意,而且那股杀意还是对着他。

        那眼神分明就是:日向家族怎么得罪你了?

        读懂日向日足眼神的中年人,一脸茫然的看向周围,却发现周围大部分人都是一脸懵逼,只有靠近日向日足的众人一脸笑意。

        “误会啊……”

        虽然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但中年人非常确定,自己在不经意间惹到了这位日向族长。

        “滚……”

        误会的声音还没有解除,日向日足冷漠的声音传来,听到这个声音的中年人直接被侍者扔了出去。

        另一边的露台上,一名少年看着自己的父亲被扔出日向家族,也是急忙离开了。

        “啧啧啧……那家伙竟然会出现在这里,真是罕见。”

        鹿丸一脸平静的看着和雏田对弈的遥,虽然他也很好奇遥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他更加好奇的则是雏田和遥的关系。

        “说起来我们也是同学,身为同学来参加雏田的生日宴有什么问题嘛?”

        春野樱则是一脸的淡定,对于遥的出现她也很迷茫,但仔细想想从自己师傅那听到的故事之后,她觉得这并非不可能。

        “话虽如此,但我们和他的差距实在是有些太难以逾越了,他的出现的确有些违和感。”

        井野也是一脸疑惑的开口,说完之后她还看了看一旁的鹿丸,按理说如果想要下棋的话,不应该是选择鹿丸嘛?

        “或许雏田并不是想要下棋……”

        一旁的志乃一语中的,直接点破了事情的本质。

        至于牙和丁次,前者一脸骇然的看着远处的雏田,后者则是在咔吧咔吧的吃薯片,可以说非常的丁次。

        “你们在讨论什么啊?”

        已经成功打入十二小强之外队伍的漩涡鸣人,一脸茫然的问道,然而却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

        因为智商欠费和一些骚操作的缘故,此刻的漩涡鸣人并不是十二小强当中凝聚力的存在。

        反而有些边缘人,只能说阿修罗查克拉永远滴神,阿修罗查克拉在的时候,他是绝对的中心,阿修罗查克拉不在之后,众人都开始慢慢的疏远他了。

        虽然漩涡鸣人的性格没有太多的变化,但众人还是感觉漩涡鸣人变了,变得让有些讨厌了。

        “闭嘴!”

        漩涡鸣人还在喋喋不休的时候,春野樱一个铁拳直接打在鸣人的额头,别人看在城主波风水门的面子上,不会对漩涡鸣人做些什么,但春野樱是纲手的徒弟。

        纲手是谁?

        火之城城主波风水门见了都要恭恭敬敬的存在,这就导致春野樱并不在意漩涡鸣人的身份。

        甚至因为漩涡鸣人的骚操作,对其无比的厌恶……

        阁楼上。

        伴随着雏田把遥的棋子全部取走,遥彻底输掉了棋局。

        “我赢了!”

        雏田平静的话语传来,让一旁的日向宁次感觉无比的骇然,他不信遥没有察觉到刚刚会客厅发生的事情。

        “果然下棋这种事还是不适合我!”

        看着面前仅剩雏田棋子的棋局,遥的脸色依然没有任何变化,至于雏田把自己当做挡箭牌这件事,遥并没有任何想法。

        今天来到这里,就是参加一场生日宴而已,至于那些人的脑补,就让那些人继续去思考就好了,至于穿出什么不利于自己的传言。

        那有什么好在意的,这种事都不需要遥去处理,真当极乐净土的世界树是摆设啊!

        “你抖什么?”

        还在盯着棋局思考自己是怎么输的遥,余光看到正在不停颤抖的日向宁次,对此遥多多少少有些迷茫,这家伙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老毛病犯了……”

        听到遥的询问,日向宁次也是有些懵逼,他以为遥会很生气,结果从现在看来,遥似乎根本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哦,年纪轻轻的就得了帕金森,真是可怜!”

        随意的调侃日向宁次一声,遥继续思考自己是如何输的。

        扑哧~

        日向雏田的笑声传来,让原本就因为自己胡乱猜测而有些尴尬的日向宁次更加无地自容。